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本姑娘忍不住用现代思维小试锋芒
    云攸城处宇晋国腹地,地处最是繁华安定的南国。虽然三国之间较为稳定平衡,暂无大战之虞。但国界线盘查人口出入也很严格,夏金国的人竟会远到云攸城。所以飞飞觉的好奇也很正常。

     悄声尾随,兄妹俩把那点不算厉害的轻功发挥到极致。

     转眼兜转来到人往稀少的街道。正是月暗星稀的夜晚,忽明忽暗几盏灯笼。飞飞看着前面头也不回的两个身影,突然觉得有些诡异,是不是对方已经发现自己。

     果然前面一个转弯,自己猛的被一股大力携卷,下一瞬间发现自己被摁到墙上,不能动弹。余光一瞥,看到对方小厮也已被林有璨制住。

     再收回眼光看眼前之人,一惊非同小可。眼前男子的面具已不知所踪,露出一张惊为天人的脸,小麦色健康的肤质,剑眉斜飞,夜色中不甚分明的眸子里恍如有星光闪烁,刀斧神工似的五官,淡漠性感的薄唇。欣长的身材,一身玄色长衣,金玉质的腰带上坠着一个圆形的玉配。明明梳着寻常宇晋国男子的发髻,着寻常宇晋国的服饰,但依然掩不住浑身散发着的野性荷尔蒙。难怪得戴着面具呢。强势有压迫感的姿势,手节修长有力地压在身侧的墙上。

     许是发现飞飞看呆了,薄唇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一张俊脸压下来,问道:“你们为什么要跟着我?”

     三哥那厢叫道:“小四,你莫要不合时宜地犯花痴了!”切换了一下语气,“这位公子,我主仆二人实是因为好奇,请公子万莫见怪,嘿嘿。”

     男子眼晴扫过三哥和飞飞,问道:“你们是云攸城林家的人?”

     飞飞一惊,脱口道:“你怎么知道?”

     男子道:“你们衣服上有“林”字标识,况且你二人胆色不凡,气质矜贵,不似林家工人。还有你,小姐,你虽然没身材,但扮男还是极易被看穿的。貌似你是仆他是主,但行迹上却是他处处护你。听闻林家四小姐年方十二,莫非便是你?”

     飞飞一听,倒也释然了,对方既已识破,还待怎的。强龙还压不过地头蛇呢。想到这里,我翻了个白眼。

     三哥叹了口气:“这位公子可是夏金国人?为何对我云攸如此了解?又因何来到此地呢?”

     男子笑了声:“不错,在下正是夏金国人,名姓区微,不值一提。久慕宇晋繁华绮丽,游历正此。二位既无见教,我等先走一步了。”

     不待回应,一个虚影,他主仆二人已飘然远去。三哥没追,我就也没动。

     二人乘兴而来,恹恹而归。

     “林有璨,他们是什么人啊!”

     “从他的谈吐和气质来看,推测他们应该是夏金有身份的人。”

     “是吧,毕竟那么帅呢”

     林有璨撇了一下嘴。

     “笨蛋。”

     飞飞再翻了个白眼。

     “不说这些了,璨哥,今晚如此良辰美景,不如我来唱首歌吧”

     “哈?啥歌?你还会唱歌?”

     不理会他的吐槽,径自唱起来。

     “温柔的晚风/轻轻吹过/爱人的梦中/

     温柔的晚风/轻轻吹过/故乡的天空/

     温柔的晚风/轻轻吹过/城市的灯火/

     今夜的晚风/你去哪里/请告诉我

     ……”

     林有璨听着,轻轻笑起来。

     “阿离,你从哪儿学来的这曲儿?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吗?”

     飞飞忍着感性泛滥的冲动,

     “没有啊,唱唱歌不是会很开心吗?”

     “也是,不早了,快些回家吧,免得娘骂人呦”

     说着两人笑笑闹闹回去了。

     谁也没留意的暗影处有两个身影,腰间戴玉配的一人无声笑了,然后身影就此消失。好像刚才那里根本没出现过什么人。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传来消息,林一海与大哥林有歌回来了。一家人赶忙去迎。

     飞飞听二哥说此次爹爹和大哥是去桐州跟沈家谈生意合作。我们林家主营钱庄,药材与酒肆饭庄,分店遍布全国。沈家主营运输,堵坊,丝绸。双方生意有互补互制之处,实力倒也不差多少。我爹似乎是想跟沈家老爷子沈万山在交通运输上达成予以林家便利的长久合作的协议。特的带上大哥,好叫他在人前历练一番,也是给林家未来的家主累积一些威信。

     再说这边,爹爹他们风尘仆仆归来,飞飞真正意义上也是第一次看到爹,于是也迫不凡待奔向前厅。

     还未进门,就远远看到爹爹坐厅中主座上喝茶。飞奔过去,大叫一声“爹”扑到跟前。

     爹摸了摸飞飞的头,柔声说道:“听说你在家里又淘气了?”

     飞飞盼巴着天真无邪的大眼晴:“没有啊,谁说的啊?哼”

     大哥插一嘴:“是有璨说的。”

     飞飞立马虎瞪向林有璨,他举起双手作苦瓜脸嚎道:“大哥啊大哥,原来你是这样的大哥!”

     众人一团笑闹,倒也其乐也融融。

     饭席之间,爹考较了飞飞的学习进展。

     “跟莫师傅文科学到《东华列国志》,武科习到大小擒拿手。”汇报完偷偷看爹一眼,发现他略有出神。片刻,爹爹夸了两句好,便没了下文。料想爹必有心事,便不敢胡闹了。

     饭毕,爹让三个哥哥到他书房议事。唯独不叫飞飞,飞飞生气了:“爹,阿离不大也不小了,再说书上说,实践出真知。阿离想为爹分忧。”

     林一海颇有些诧异,小女儿竟有这番言论,犹豫之间,林有凭道:“爹,儿子觉得阿离确实最近一段时间成熟长大了不少。”加之林有璨附和几句,林一海就答应了。片刻,又补充了句,“把莫先生也叫过来吧。”飞飞更加对莫先生刮目相看了。

     待到书房坐毕,林一海道:“有歌,你来说一下吧。”

     大哥整理了一下思路,缓缓说道:“是这样的,这次跟沈家的交涉并不顺利。”

     顿了一下,看其余几人并不做声。

     继续道:“也是经此番前去加暗中调查,发现沈家所谋甚大。沈万山二子沈冠锡在朝中为户部尚书,对沈家物运打通全国交通网如虎添翼。而且沈家暗中在做青楼生意,据暗线称,沈家更是利用帝都青楼之便利集纳百官污点以为己用,官商苟且,在朝中结党营私,跟六皇子暗通曲款,恐怕意在谋国。”

     “此情此境下,沈家万不愿与咱们林家分享合作,更有意为沈家长远计,日后撕破脸谋划吞并林家产业,壮大自身。”

     余人听到这里更沉默了。

     飞飞心想,朝堂之上已成这样了吗?当今王族姓姬,皇上年近半百,虽尚算壮年,但身子不太好,滋长了夺嫡气焰。年长的几位皇子反而不如何争气。传闻中的夺嫡热门是四皇子,六皇子和七皇子。

     飞飞受不得气氛压抑的环境,率先开口:“那又有啥可怕,在商言商。管他们勾不勾结,咱们靠实力跟他们硬碰硬便是!”

     余人的目光尽皆聚集到飞飞身上,看来骑虎难下了。

     林一海鼓励道:“说说你的想法。”

     飞飞吸了口气:“那沈家主要做运输,堵坊,布匹的生意。先撇开运输行业不提,那需要复杂的积淀和庞大的人员组织,咱一时半会儿学不来。其余如堵坊,布匹,咱们却可以也做,甚至后来居上,到最后谁吞并谁还说不准呢?”

     看着众人狐疑的目光,继续道:

     “先说那堵坊,他们那沈记堵坊虽然垄断堵市,但根据三哥跟我吹嘘的,常玩的堵坊其实也没几种,略显单调;再说那布匹丝绸生意就别提了,最新最好的款总是高高在上,只进朱门,不入寻常百姓家。你们看,衣食住行,衣字当先。漂亮得体的衣服对人们的魅力太大了,尤其是对女性,上到8,下到88,谁不爱美!改善对衣着的追求,永远标新立异,永远走在时代前檐,永远引领从贵族到普通百姓的潮流观,这才是服装业应有的追求。”

     喝了口水,

     “不过呢,本姑娘我才疏学浅,没有实战经商经验,具体能否执行,还赖各位哥哥们的谋划执行。总之,不能怂!”

     飞飞装模作样给大家鞠了一躬,擦了擦額头的汗,虽然貌似没有汗,汗!

     然后看到大家在愉快地笑着,不管怎样,至少扫去了沉闷。

     爹爹笑道:“虽然很天马行空,但是开阔了大家的思路。小离儿有进步。”

     转头向林有歌:“有歌,咱们目前的酒楼,钱庄,药材业务线也已经很成熟了,你得空跟小离儿讲说讲说,看她有什么可给你借荐的奇思妙想。另外开拓新业务线也未尝不可,不过需要打劳底子,用可用之人,你们几个也可以多拉小离儿聊聊。

     咱们林家经商不入仕,凡事靠自己的本事。”

     众人又议了一会儿,

     爹道:“今天大家先散了吧。”

     啊,感觉好开心!果然没经验的话也就只能说说,但自己这种智慧超前的优越感还是令飞飞美滋滋的。

     只暗自陶醉,林有璨那一双俊脸凑将过来,

     “林飞飞,你最近有古怪哦~”

     说着一双鼻子在飞飞身上嗅上嗅下,一巴掌扇他到一边。

     然后感觉好像被谁盯着,转头看到了莫先生。先生用一种飞飞不懂但好似要将她看穿的眼神看着她,清洌的眸子深处闪过不符合他孤冷气质的火焰,但极为克制地转瞬即逝,仿佛刚才只是花了眼。

     还好对我略怪言行的疑云很快散去,飞飞暗自庆幸。哥哥们忙起来了,包括林有璨这个坏小子,

     飞飞又过回了幸福的生活,直到第三天晚上,在花园散步,忽觉一股不可抗拒又熟悉的气息把她一记手刀打晕,之后便失去了意识。

     晕前飞飞想的是:

     “晚上的烧鹅饭真好吃啊!”

     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