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2:用毒之论
    几日之后,飞飞和宫泓欢欢喜喜从卜算子那儿拿了炼好的丸子,飞飞还灵机一动,给起了名叫“飞飞解忧丹”。

     宫泓心系飞飞,把自己分到的两颗又给了飞飞一颗,飞飞本来不愿收,但宫泓一番巧语,“这既叫飞飞解忧丹,自然该当给师姐解忧,给师姐解忧,便是给泓儿解忧。”说的飞飞羞喜之下便收了。

     自这次下山出诊的实操经验以后,卜算子开始让两徒弟频繁地下山医人,讲不同医理的时候,就接对应类型的求医案例。

     久而久之,卜神医有两个徒弟的事儿渐渐被更多人知道,这简直是患者界的福音,圈子里喜大普奔。

     外科手术是前所未有的新领域,师徒三人也在实验中不断尝试探索着,从器皿,刀具,包扎方法,缝合线的改进。外科手术有着传统中医不可替代的互补作用,作用影响力渐显,即使在既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观念冲击下,也有不少病患愿意接受。

     时间快速地溜走,飞飞宫泓已在蝶谷学医一年有余。

     “小泓,这个霸王蜘蛛的体液毒性真厉害,一滴就能在瞬杀一个壮汉,这么高效,可以用来暗杀耶,你们天水宫需要吗?”

     飞飞靠着一棵开花的树坐着,手捧着一本彩页上色版本的《毒昆虫大全》,指着其中一页扭头问道,这页上面绘着一个五彩斑斓的蜘蛛,螯牙和脚都比普通蜘蛛长一倍。

     和她并肩而坐的是宫泓,他正手捧着一本《毒性植物考》,听飞飞说着,他歪头看过去,宠溺地轻轻笑着,

     “师姐总欣赏这么霸道的毒物,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温和的。”

     说着把书翻到“醉仙木莲”页,又翻到“幻竹香木”页卡住,

     “比如这两种香气混合产生的不易查觉的奇毒,中毒者三天后才会毒发,症状似急性的脑科病。”

     宫泓淡淡地解释道:“以及天水宫又不是青衣楼,主要业务不是暗杀,即使需要杀,也不所以必暗着来,所以不需要。”

     飞飞翻个大白眼,天水宫厉害咯。

     看着宫泓看书的侧颜,干净清新,长长的睫毛轻轻扇动着,真好看。宫泓已从初见时的稚嫩拔节长成如今的挺秀,个子高了,看起来也成熟了一些。

     知道飞飞在看她,宫泓的脸一点点漫上红霞,看不进去书,干脆不看了。这个女子对他越发有诱惑力了,身材渐显,气质越发出尘,转头攫住飞飞的唇,缓缓研磨起来。

     两人半年来,虽然常常情难自禁,耳鬓厮磨,但也并未做更出格的事。宫泓很有自制力,不会伤了心爱的人。而飞飞光是亲吻就足以满足没有经验的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