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聚血丹
    既然已经确定了王公子的情况,那接下来救治的事情反而简单了许多。

     宁采臣并没有急着去驱除山魈,因为一来因为命灯没有点亮,阴阳法眼未开,若是草率驱除山魈的话,很容易引气山魈反噬。

     二来则是出出于私心,因为若是太过快速的将王家公子病治好的话,恐怕不会得到王家的感恩,反而会受到王家的怀疑和轻视。

     因为在别的大夫都束手无册的病,到了你这里却变得易如反掌。王家人若是不怀疑才怪。

     所以为了稳妥起见,宁采臣还是选择循序渐进。

     趁着给王家少爷诊断的时机,宁采臣迅速的在床周围布下了一个聚阳阵,

     有了这聚阳阵,虽然不敢保证让王家少爷立即恢复过来,但至少可以保证让王家少爷丢失的阳气就会慢慢补充回来。只要阳气还体,这身体血气恢复只是迟早的事情。

     布完阵之后,宁采臣又从张直购置的药箱中拿出一套银针,为王家公子走了一遍经络。以激发王家公子逐渐枯竭的精血之气。

     这套走针之法名曰撼天十三针,传自上古地皇神农氏之手,传说神农氏为了完成这套针法,试遍了天下飞禽走兽,又在九龙山潜修八年,这才完成了撼天十三针。

     据说撼天十三针发挥到极致不仅可以活死人医白骨,甚至可以医救诸天神佛受损的元神。

     而宁采臣能得到此针法也是一个巧合。不过因为当时身处末法时代,也发挥不了此套针法的威力。

     宁采臣将针插入穴位之后,并没有直接上手,而是以气引针,游走经脉穴道。

     见宁采臣行针,王老爷与张直两人都不由自主的凑上前,谁知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差点惊倒了下巴。张直还好,心里已经知道宁采臣不是一般人,但王老爷却是实实在在的被宁采臣这一手给震住了。

     王老爷也算见多识广,名医也见过不少,但从未见过如此神奇的行针之法,手掌离银针一尺多远,却可控制银针行走经脉。简直是闻所未闻。

     惊讶过后,王老爷的心思又活泛了起来,这宁采臣行针之法如此高明,说不定真的可以治好自己的信儿。

     再回想起刚才宁采臣进来时自己说话的态度和语气,心里又是愧疚又是忐忑,生怕因为自己的轻慢影响宁采臣对自家儿子的救治。

     王老爷的心思,宁采臣不知道,恐怕知道也会付之一笑。

     撼天十三针,果然不愧为上古传下的针法,一套针法下来,原本微弱异常的呼吸竟然壮大了几分,而原来紊乱的脉搏也重新恢复了平稳。

     虽然脸色依然憔悴,但从呼吸和脉搏来看,已经与刚才随时有可能咽气的样子判若两人。

     边上的王老爷虽然不懂医术,但也可以感觉到此时的儿子已经脱离生命危险。

     见宁采臣,收针入箱,王老爷在宁采臣旁边踌躇了半天,终于将牙一咬,冲着宁采臣深深一拜道:“宁公子医术高明,刚才老夫眼拙,怠慢之处,请宁公子不要放在心上,老夫这里给您赔罪。”

     见王老爷给自己行礼,宁采臣连忙转身将其扶起道:“王老爷这是哪里的话,令公子病危,而采臣年轻,王老爷心中有所疑虑,也属于正常。”

     一边的张直见此也赶紧开口帮腔道:“王老爷不用担心,说起来宁公子也算是咱们本地的年轻俊杰,所以肯定不会见怪的。”

     听张直说宁采臣是本地人,王老爷先是一愣,望着宁采臣沉思了片刻,这才认宁采臣来:“原来是宁秀才公,刚才王某心里着急,竟然没有认出秀才公来,还请秀才公海涵。”

     说着又要给宁采臣行礼,不过被宁采臣再次扶住道:“王老爷爱子之心,可以理解。”

     听到宁采臣表示不会责怪自己,王老爷这才放下心来问道:“不知道小儿状况现在如何了。”

     听王老爷询问,宁采臣顿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刚才我已经给令公子施过针,现在令公子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不过想要进一步恢复,却还需要一段时间。”

     “我这里给你开一个药方,你按照这药方将这些药凑齐,后面我会炼制一些专门补充血气的药丸,只要令公子坚持服用七天,定能恢复到原先的状态。”

     说完,宁采臣从药箱中取过纸笔,快速的写下几味药材,交到王家老爷手中道:“这些药材务必要备齐,不然会影响令公子后续的恢复。”

     本以为王家老爷看到药方会犹豫一番,因为上面有几种药材相当昂贵,比如百年的何首乌,百年的灵芝,百年的老山参等。

     谁知王老爷仅仅看了一眼,就将药方踹入怀中,连眉头皱都没皱。

     再次刷新了宁采臣对王家财力的认识。

     为了能及时照看到王家少爷的病情,王老爷将宁采臣安排住在王家少爷隔壁的别院。

     怕母亲为自己担心,宁采臣托付张直派人回家告知一下母亲。谁知张直竟然亲自前去将宁母接到了自己家里。让自己夫人亲自照顾。

     而自己则随宁采臣住在王家。

     对此,宁采臣也没有多问,相信到了该说的时候,张直自然会说。

     王家救子心切,这寻药的效率也是非常高,到了傍晚十分,药单上的药材就已经凑齐放在了宁采臣的桌案上。

     既然药材已经凑齐,宁采臣也不打算耽搁,整理完药材之后,便立刻开始了炼丹的工作。

     其实原本宁采臣只是想借助王家的财力,拿到一颗百年人参就足矣。

     但进入王家之后,王家的财力让宁采臣临时改变了主意,决定炼制一炉聚血丹。

     因为相对于吞吃丹药,直接吞吃原药材连十分之一的药性都吸收不了。

     所以,既然有炼制丹药的条件,宁采臣还是决定一试,因为只要成功一炉。吞吃之后所蕴含的药性都要比原药材多出十倍有余。

     上一世因为药材缺乏以及灵气稀缺的原因,宁采臣并没有真正的炼制过丹药,但并不代表宁采臣就对炼丹之术一无所知,相反,熟读大量道家丹经的宁采臣对丹药炼制的过程以药性的把控恐怕比这方世界中的丹道大师都不遑多让。

     所以从碎药到炼制宁采臣的手法可谓是行云流水,几乎没有废多久的时间,宁采臣就将所有药材捣好,并按照比例掺拌完成。

     因为有张直在外面看守,所以宁采臣也没有太过担心,直接进入了炼药阶段。

     一炉好的丹药,除了前期大量的准备工作和准确的配比之外,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火候的控制,和对药物灵性的激发。

     因此想要炼好丹药除了对炼药者手法有着严格的要求外,经验和道术也是不可或缺的一步。

     因为若道术不济,无法让丹药吸收大量灵气,来激发药物本来的灵性的话,即便是炼出丹药,也只是一炉死丹而已。

     这也就是为什么宁采臣所在那一世中有很多著名丹道大师终其一生也炼不出一炉药性出尘的仙丹的原因。

     因为上中古交替之时,仙凡只见曾出出现一次大劫,大劫之后,仙凡两隔,从此凡尘灵气稀薄,再也无法出现像上古大能一般可以移山填海的人物,便是吕祖这般天纵之才的人物,也只能修到天仙境界,无法越过与金仙之间的鸿沟,更别提一般人。

     所以道法不济,这炼出的丹药也要大打折扣。

     据宁采臣所知,便是吕祖,炼制过最厉害的纯阳丹药最多只有六转。

     更别提一般人,只要能炼出一两转的丹药,就足以让其长生于世了。

     要知道,九转仙丹可以让人立地成圣可不是吹的。

     本来以为永远也接触不到上古大能修为和炼丹的境界,谁知阴差阳错竟然让宁采臣来到了这方灵气异常充沛的世界。

     这让宁采臣那颗本来沉寂已久的求道之心再次被点燃。

     “一颗金丹送入口,从此仙凡两重天。”

     成败就看今晚一搏,将药材放入药鼎之后,宁采臣闭目引气,同时祭出体内三味火。

     因为还未点亮命灯,所以天地人三火并没有到达真火之境。最多也就比凡火高出一点,但炼制聚血丹足矣。

     早在炼丹之前,宁采臣就在小屋周围布下了六甲引气阵。

     此时一经催动,瞬间大量的天地灵气从四面八方涌入小院。随着灵气涌入,宁采臣的境界不断拔高。

     很快就到达点亮命灯的临界点。这时,宁采臣没有再去继续提高境界,而是将体内元气送入真火之中。

     真火受到元气刺激,瞬间一跃三丈,将整个药鼎没入其中。若是凡火,此时药鼎温度会迅速提高。

     但真火不同,虽然将药鼎围住,但药鼎并没有因此而变得滚烫不已。反而药鼎之中的药材,竟然开始慢慢的融合起来。

     随着药材融合,宁采臣身体的灵气好像被一张巨大的嘴吸食一般,快速的流失着,幸好提前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布下了六甲引起阵,不然恐怕就光大量的灵气消耗,就足以将宁采臣变成一具干尸。

     慢慢的,六甲引气阵与丹鼎中的聚血丹达成了一种平衡。

     在灵气的滋润下,聚血丹渐渐成型,蜕变。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之后,宁采臣心中突然一阵悸动,接着就感受到丹鼎中突然发出一股巨大的吞噬之力。

     比原来的两倍还多。转眼间,整个小院的灵气就被吞噬一空。

     “不好,炼制丹药太多,成丹需要灵气巨大,原来的六甲引气阵有些入不敷出,不行,再这样下去,这炉丹药恐怕就要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