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郡城隍
    “得想个办法,有了,可以以身体为媒介,以九龙引气决布九龙引起阵来引导天地灵气进入药鼎。”

     “不过这样的话,身体经脉恐怕会被大量流入的灵气冲击的经脉寸断。可是若不使用九龙引气决的话,这炉聚血丹定会变成一炉死丹。”

     “该怎么办?”刹那间,宁采臣脑中闪过了无数个念头,突然一套功法闪入宁采臣的脑海。

     “九转元功,怎么将九转元功给望了。传说这套功法演化自上古大神盘古的开天功法,学到极致上可摘星拿月,下可变化世间万物。

     如远古大神杨戬,袁洪,中古妖神齐天大圣孙悟空和平天大圣牛魔王都是九转元功的集大成者。

     这些人无一不是撼天动地的大神通者,前者杨戬、袁洪在大仙如蚁的封神杀劫中靠着九转元功脱颖而出,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后者孙悟空、牛魔王,出身微末仅凭一套九转元功就能与天庭抗衡。

     由此可见,九转元功的厉害之处。

     不过事有两极,正所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九转元功虽然刚烈霸道,可以使所学者在极短的时间中迅速的提高战力。

     但也因为太过刚烈,所以学习九转元功者必须以战入道,战就要过杀劫,而杀劫越多,前路就越凶险,因为世间因果既定,杀人者不想偿命,就必须将杀劫因果打破。

     而要打破杀劫因果,就必须再杀,以此往复。结果到最后,越杀越多,因果也越结越多。

     修到最后,很多修习九转元功者不是被杀、入魔就是再也难有寸进,亦或者转修他道。这也是为什么九转元功名声如此显赫,到最后竟然再也没有集大成者的原因。

     据宁采臣所知,便是杨戬,孙悟空等人,最多也只是将九转元功修到了七转。由此可见修习九转元功的路有多坎坷。

     可是此时宁采臣哪里有选择,要么失去炼成聚血丹的机会,要么就要拼着经脉寸断的危险,修习九转元功

     而想要以凡入仙,除了要点亮天地命三神灯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用元气焠体,而无论是点三灯还是元气焠体都需要大量的血精补充。而要补充精血,聚血丹是最佳选择。

     两厢对比之后,宁采臣最终选择了后者,因为在宁采臣看来,修仙者本就是与天道为敌,逆天改命,既然逆天改命,又何必在乎一点杀劫因果。

     而且在宁采臣心里一直压着一个石头,一个名叫聂小倩的石头,虽然宁采臣还不知道这方世界与自己原本生活的那方世界有着什么确切的联系,但有一点宁采臣是绝对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两者只见必然存在的联系。

     因为通过对比,宁采臣发现无论是文化,历史、还是神氏、地理,这方世界都与自己曾经生活的那方世界有着极大的相似之处。甚至有些方面一模一样。

     所以从穿越到这方世界开始,宁采臣就有一种被宿命牵绊的感觉,仿佛自己本就是宁采臣一般,而前世种种只不过是南柯一梦。

     因而在宁采臣心里,除了修行之外,最大的执念就是打破那个自己无比熟悉的宁采臣和聂小倩的命运。

     而据宁采臣所了解,控制聂小倩的除了修为在鬼仙巅峰黑山老妖之外,还有割据一方鬼王虚肚。两者都不是好对付的人物。

     虽然书中记载,有一个叫燕赤霞的修士最终救了自己和小倩,但宁采臣可不想做一块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所以宁采臣要在去金华府赶考之前尽快提高自己的修为,来应对兰若寺将遇到的强敌。

     这样盘算下来,九转元功似乎是当下宁采臣最好的选择。

     而且根据记载,九转元功修至三转,诸脉混元。便可兼修其他门派功法。

     所以对身怀诸多仙门功法的宁采臣来说,修习九转元功反而是件好事,因为若是修习其他仙门功法,终身不能再修其他功法,不然便会导致诸脉相冲,最终修为再难寸进。

     九转元功,顾名思义,以天地元气为灵,肉身脏腑为像。演化天地奥义。

     所以修习九转元功之前,必须尽碎周身经脉。尽碎经脉对于一般人来说很难做到,因为碎脉时所传出的疼痛足矣让很多人痛到昏死。

     而昏死之后,元气无人引导,尽数消散,最终全身碎脉就会被浊气所堵。从而前功尽弃。

     这也使得很多修习九转元功的人,玄功还未入门,就落下一身残疾,终生再也不能踏入仙门半步。

     这也是为何九转元功传至千年,令无数人望而却步的另一个原因。

     本来这碎脉对很多人来说难如登天,但到了宁采臣这里反而成了一桩易事。

     因为用九龙引气阵为聚血丹引聚灵气,周身经脉必然会被大量灵气冲击的寸寸断裂。

     抱守元一,宁采臣以身体为阵眼布下九龙引起阵,并催动诸脉中的元气按照九龙引气决开始运转。

     元气行走在宁采臣诸脉行走一个周天之后,在宁采臣身体的周围突然现出九个以元气组成的龙头阵门。

     九大龙头阵门出现的瞬间,一股冲天的吸力向外发出,刹那间,整个兰溪县的灵气都如同疯了一般朝着宁采臣所在的小院冲去。

     这种万气朝宗的异像已经有千年未在兰溪这种小地方出现过了,

     此时再次出现,直将兰溪周围的修为低微阴鬼小妖惊得瑟瑟发抖。

     甚至连远在金华的郡城隍府文判官赵无极都被兰溪的异像惊动。连连叹息。

     “不知这又是哪位强人在强行渡劫,不过看实力至少在鬼仙境界。看来这混乱不堪的金华神道恐怕要变得更家混乱了。”

     此刻赵无极心情变得无比沉重。

     赵无极原本乃是进京赶考的举人,谁知半路遇见一伙山匪劫道,赵无极又性情刚烈,不愿屈服,最终被山匪劫杀。因为阳寿未尽,加上赵无极死时怨怒之气聚而不散。

     刚死之后,竟然就有了恶鬼的修为。

     带着满腔的怨愤和不甘,赵无极以恶鬼之躯,潜入这伙山匪所在的山寨。

     将山匪尽数屠尽,又生啖其魂,这才甘休。

     但也因为杀戮太重,沾染太多因果,再也无法进入冥府轮回。

     后有鬼王血目,听闻赵无极复仇的事情后,想要将其招到自己麾下为将,谁知被赵无极以人不与畜鬼为伍的轻蔑之语当场拒绝。搞得血目颜面尽失。

     一向瑕疵必报的血目,立即发出鬼王绝杀令,誓要将赵无极挫骨扬灰。

     本以为会走投无路,谁知遇到了刚刚上任的金华府郡城隍。一番交谈之下,两人引为知己。

     郡城隍更是将城隍府文判官的位置封给了赵无极。本以为会追随城隍老爷建立一番功业。

     谁知新城隍上任还未到一月,就在剿灭虚肚的战役中,被虚肚亲手杀死。

     城隍死后,整个城隍府瞬间四分五裂。除却几个旧城隍府的老吏和刚刚担任文判的赵无极。其余鬼众尽数离开。

     就这样,城隍府再次变成了一个有名无实的空壳。而金华地界的阴世变得更加混乱。

     这些年来,在时间的消磨下,赵无极原本想要建立功业的心渐渐变淡,只留下一双时刻关注金华阴世的冷眼。

     王府,宁采臣的聚血丹炼制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九龙聚首,阴阳有灵,敕。”随着宁采臣一声大喝,整个药鼎突然发出一阵剧烈的震动。

     震动大约持续了一刻钟时间,这才缓缓停了下来。

     宁采臣缓缓收回命火,一个由青铜所铸的药鼎出现在桌案之上。

     看着桌上变得已经锈迹斑斑不能再用的药鼎,宁采臣摇了摇头道:“这普通的药鼎果然经受不住,灵火的炙烤,幸好这次用的只是命火,若是真火的话,恐怕这方药鼎早已经被炼化了,看来得尽快找一尊可以经受灵火炙烤的药鼎。”

     因为之前受到九龙引气决的冲击,此时宁采臣的身体早已经如同一张风箱般,筋脉寸断,到处漏气。

     若不是宁采臣意志坚强,加上本身就是九龙引起阵的阵眼,不断有灵气从九龙引气阵中冲出滋润着宁采臣的每一寸经脉和肌肤,恐怕宁采臣早就疼的晕过去了。

     但尽管如此,宁采臣伸手去打开离自己只有一尺不到的药鼎,也足足用了一刻钟的时间。

     ‘咣当’一声,药鼎顶盖被推开,九颗透着金属光泽的丹药静静的躺在鼎中。

     “呼……呼”望着鼎中的丹药与丹经上记载的无二,宁采臣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来这次是赌对了。

     深吸一口气后,宁采臣将心中的喜悦暂时压下,因为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

     若是下面不能按照九转元功中所述建立混元诸脉的话,恐怕就是有再多的聚齐丹以后也用不到了。

     诸脉尽废,等待自己的只有一个结果,成为一个什么也干不了的残废。

     强忍着疼痛从身体四只传来的刺痛,宁采臣颤颤巍巍的从药鼎中取出一枚聚血丹扔进嘴里。

     随着聚血丹入肚,一股浓裂的气血之力瞬间从丹田处散开,朝着宁采臣的脏腑四只迸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