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紫薇御鬼真经
    兰溪县城东的一处宅院的客厅当中,宁采臣一身白衣坐在客厅上方,左手下方是一身青衣且已经被宁采臣收为弟子的张直。在张直的正对面坐着一个青衣女子,却是之前宁采臣准备除去的山魈阮元。

     这座宅院本来属于王家,但在五日前,宁采臣成功救醒王家少爷王信之后,王家便将这座宅院赠给了宁采臣。同时又赠给宁采臣十金作为谢礼。

     接手这座宅院之后,宁采臣第一时间就搬了进来,之所以这么快搬进来,倒不是说宁采臣贪图安逸,而是宁采臣为了给诛杀二龙山鬼王做准备。所以才搬了进来。

     与宁采臣一搬进宅院的还有张直和阮元,张直作为宁采臣的弟子,从那天离开王家之后,便将自己名下的所有产业全转到宁采臣名下,而自己则带着妻儿投奔师傅宁采臣。

     这次诛杀二龙山鬼王事关重大,而且是难得的锻炼机会,宁采臣当然不会让张直错过,所以与张直一起安顿好住在城里的母亲和张直的妻儿后,两人便奔赴到城东的这所远离人烟的宅院,为诛杀二龙山鬼王做准备。

     而阮元则是因为宁采臣担心与王信继续呆在一起,导致王信阳气继续溢散,所以便将其带了出来。

     而且这次诛杀二龙山鬼王,阮元作为向导和唯一熟知二龙山鬼寨实力的人,也是此次诛杀鬼王行动参与者之一。所以这些天,阮元也与张直宁采臣一起,一直呆在宅院中。

     五天时间一晃而过,在这五天当中,宁采臣以聚血丹为引,用混元之气帮张直贯通了紫府、绛宫、气海三神府,点亮了命灯。

     所以此刻的张直也已经有了真人的修为。而在宁采臣的指导下,张直的纯阳剑练得虽不算纯熟,但也算有模有样,配合上紫府命灯,诛杀一些恶鬼还是没有任何问题。

     除了张直之外,宁采臣还给阮元传授了一套紫薇御鬼真经,不过让宁采臣惊讶的是,这阮元天赋之高,早已经超出了他原先的预料。

     从修习紫薇御鬼真经开始,仅仅只用了四天,修为就从原来的灵鬼境直接越过两级提升到了鬼将境。虽然这紫薇御鬼真经本就属于鬼类修行的上等功法,但能在四天就将自身修行境界连提两级,已经不单单是功法的问题,看来这阮元天生就是一副修行的坯子。

     若是加以教导,未尝不能达到鬼帝境界。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此刻的当务之急,则是商议该如何消灭二龙山鬼王。

     原本阮元还担心宁采臣被诛鬼不成,反被二龙山鬼王诛杀,但这几日来,宁采臣层出不穷的手段逐渐打消了阮元的这个念头。

     尤其是当宁采臣传授阮元紫薇御鬼真经之后,这种担心彻底消失不见。

     阮元之前虽然只有灵鬼境的修为,没有系统的学习过鬼类修行功法,但因为天资聪颖,加上与二龙山众鬼相处时日也不算短。对鬼修也算是了解。

     但就阮元所知,这二龙山鬼王虽然号称鬼王,但修为也就鬼帅中期而已。然而修到鬼帅境界,二龙山鬼王却足足花费了十多年世间。

     而且,自从到了鬼帅中期境界之后,二龙山鬼王的修为已经有三年没有丝毫寸劲了。不然也不会冒着被诛灭的危险,想要吞并兰溪城隍法印,来另辟他境。

     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没有学到上等修炼功法。

     反观宁采臣传给自己的这本紫薇御鬼真经,自己仅仅只修习了四天不到,就从原来的灵鬼境提升到了鬼将境界。

     比起二龙山鬼王的修行速度。快了何止百倍,由此可见,这紫薇御鬼真经有多么的厉害。而且更让阮元心中震撼的是,这本紫薇御鬼真经中所述的最高境界竟然是鬼帝境。

     而据阮元所知,从上古至今,阴界魂魄修为达到鬼帝境界的总共才六个人,一个是上古阴界至尊北阴酆都鬼帝。另外五个则是如今坐镇冥土的东南西北中五方鬼帝。

     且不说曾经统领冥府能与昊天玉帝平起平坐的北阴酆都鬼帝。因为酆都鬼帝太过久远与强大,根本不是阮元所能想象的。

     就单说曾经酆都鬼帝的部下,如今的五方鬼帝。在这冥土鬼魂之中,那也算是天一般的存在了。

     由此可见鬼帝境界在冥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

     而宁采臣传给阮元的这本紫薇御鬼真经当中竟然有着鬼帝的修行之法。

     又怎能不让阮元敬畏与信服。

     阮元甚至怀疑过宁采臣的身份就是这六人之一。

     如果宁采臣真的是这六人之一,哪怕是一个分身,别说二龙山这只只有鬼帅修为的假鬼王,就是那占据大盘山的真鬼王血目,也是弹指即灭。

     所以从拿到紫薇御鬼真经之后,阮元就再也没有怀疑过宁采臣的实力。

     准备了五天,所有为了这次诸杀二龙山鬼王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妥当,现在只能傍晚时分,前去二龙山鬼巢杀个痛快。

     虽然这是宁采臣的第一次大战,但不知为何,宁采臣不仅没有害怕和担心,反而有心中隐隐有一股子久违的兴奋和期待。这种心情,连宁采臣自己的很奇怪。

     安排完今晚的事情后,宁采臣便挥手让张直和阮元两人退下,谁知阮元出去没多久突然又折返回来。

     见此,宁采臣心中有些疑惑。

     开口问道“阮元,你是有什么事要说么?”

     阮元犹豫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冲着宁采臣跪了下来。磕头拜道:“仙师先前不计阮元曾经无知与二龙山鬼类犯下滔天大罪,放过阮元一命。之后又不嫌阮元身份卑贱,传授阮元无上功法,阮元感恩在心,无以为报。想从此拜在仙师门下,端茶送水,侍奉仙师。以报活命授功之恩。”

     说完再次下拜。

     宁采臣听后想了一下说道:“你不必妄自菲薄,过分自责。再说之前作恶也不是你所愿,都是被那二龙山恶鬼胁迫,迫不得已而为。而后你又不惜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及时劝阻王信,没让那恶鬼得逞,保全了兰溪一城人的性命,所以两者相较,功大于过。因而不存在什么救命之恩。”

     “至于拜师之事,你我师徒缘分未到,我暂且收你作为记名弟子,待到缘分到了,再收你入门如何。”

     阮元听完知道宁采臣是要考验自己,于是再次拜谢道:“多谢师尊不弃,愿收阮元为记名弟子,阮元定当谨遵师尊教诲,勤奋修行,光耀师尊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