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三魂七魄
    “正是山魈”宁采臣点了点头解释道。

     “这些山魈或为草木精灵,或为死于山中野鬼,常年吸收山中草木灵气。并爱幻化成美貌的女子或者嗷嗷待哺的小儿,迷惑进山之人,吸其精血壮大自身。”

     本以为宁采臣是玩笑之话,但此时见宁采臣说的认真,张直的脸色也渐渐变的凝重了起来。

     其实按理说张直也算是玄门中人,但却因为仙缘太差,所以只学会了一些俗世所用的相面之术,更高深的道术却从未接触过,因而对于精灵鬼怪之事的认识也与一般普通人无二。

     但却因为早年接触过玄门之术,自身对此等鬼怪之事一直深信不疑。

     甚至心中向往,无奈那次与高人邂逅之后,这些年来无论张直想尽办法,却始终无缘再接触道玄门中人。

     此时见宁采臣对山魈之事侃侃而谈,说的头头是道。瞬间又将张直原本压在心底二十多年的想法挑了出来。

     本以为此生再无缘接触到仙法道术,谁知风回路转,阴差阳错之下又让自己认识了一位仙门中人。

     因为心中激动,连带着说话的声音也有几分颤抖。

     “公子可有办法?”

     听张直声音颤抖,宁采臣以为张直如同普通人一样,因为听到鬼怪心中害怕,所以还出言安慰道:“张兄不用担心,这山魈虽然能吸人精血,但却并不是什么难对付的精怪,而且根据我分析,这只山魈境界最多只到灵鬼的境界,所以想要将其除去却也不难。”

     见宁采臣说的如此笃定,张直心中更加肯定,宁采臣是仙门高人,只恨自己当初有眼不识金镶玉,凭着一点皮毛的相面之术,自以为躲开了宁采臣身上的灾厄。却不知差点就与自己追求已久的仙门擦肩而过了。

     不过好在,上天念在自己这么多年一直行善的福德上,借着王家少爷被山魈缠身的事点醒了自己。不然险些就让自己错过仙缘。

     张直的想法,宁采臣却是不得而知,不然肯定会哭笑不得。

     宁采臣说完顿了一下道:“只是这鬼怪之说不好取信王家,所以想要帮王公子去除山魈却也是个麻烦。”

     说完宁采臣双眼看向张直。

     见宁采臣看自己,一心追求仙道的张直哪还不明白这是自己表现的好机会,略微一顿,赶紧开口说道:“公子可以假借大夫的名义去为王家少爷治病。”

     张直不觉间已经更换了称呼,不过宁采臣不拘小节,却也没有在意。

     “这个想法倒是不错,可是我是本地人,只要王家稍微一打听就能知道我并不是真正的大夫。”宁采臣想了一下道。

     “这个公子倒不用担心,且不说王家病急乱投医,就以我与王家的交情,也能让王家放下芥蒂,实在不行,我可以压上我这酒楼作保。”既然决定搭上宁采臣,张直也算是下的了本。

     听到张直说压上酒楼,这可吓了宁采臣一跳,连忙摆手道:“张兄不必如此,如果王家实在不愿意让咱们出手,咱们不出手就是,总不能为了一个外人搭上张兄这前半辈子攒下的家产。”

     听宁采臣这般说,张直心中不仅没有打消这个念头,反而觉得是宁采臣在考验自己,所以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将解救王家少爷的事促成。

     说完对着一拜道:“公子稍等,我这就去王家说和此事,定不让公子失望。”

     说完招呼小二给宁采臣上了壶茶,然后再次起身离开。

     望着张直远去的身影,宁采臣若有所思。

     记忆中,这张直与自己关系一般,并没有好到可以为自己的事奔前忙后的地步,但今天却一再表现异常,先是为自己介绍活计,随后听到自己说起山魈的事,连想都不想,就主动提出帮助自己去王家说和,实在可疑!

     等等,山魈!

     突然间宁采臣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这张直想要修仙,听到我能收拾山魈,误以为我乃仙门中人,所以想要拜师学艺?”

     “可是,之前主动为我介绍活计的事情又怎么解释?”

     想了半天,始终不得要领,宁采臣摇了摇头,决定不再去想。因为不管怎样,为王家少爷‘治病’这事却是一定要去。

     因为点亮命灯需要补充大量的血气,而补充血气效果最好的则是百年人参,但以宁家目前的财力,别说百年,就是十年的人参恐怕也买不了一根。

     所以对宁采臣来说,这次为王家少爷治病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若是抓住的话,不仅可以让宁采臣在修为上可以更进一步,甚至会影响到宁家以后的生活。因为命灯点亮之后,很多法术都可以使用了。

     因此,不管张直图谋什么,为王家少爷治病是一定要去的。

     打定主意之后,宁采臣也不再多想,低头开始逗弄其小狐狸来。

     张直办事效率果然非常高,只去了一炷香的时间就返回酒楼。

     “公子,幸不辱命,我已经说服王家老爷,只等公子前去。”

     张直说话时弓着腰,态度十分恭敬。

     “多谢张兄相助,待我这次帮王家小少爷驱走山魈之后,所得诊金,与张兄一人一半。”宁采臣笑道。

     “公子严重了,这次若能祛除山魈也是公子一人之力,张直只是帮了点小忙而已,怎敢受此重金。”听宁采臣要分自己一半诊金,张直连忙摆手道。

     “好了,这件事能办成,多亏张兄,诊金的事就这么决定了,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王家吧。”见张直推辞,宁采臣大手一挥,不由分说道。

     “公子稍等,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在路上吩咐家仆去购置药箱了,待药箱回来,我们立即就去。”

     “还是张兄考虑周到。”那我们稍等片刻。

     不一会儿,张直的家仆就带着药箱回来。

     两人接过药箱,简单商议了一番,便朝着王家奔去。

     王家住在县城中心,离张直的酒楼不是太远,所以很快两人就到了王家门前。

     或许是王家老爷太过着急,两人还没到门口,就见一个王家的家仆在门口召唤。

     “张掌柜,您可来了,我们家老爷都快急死了,这位就是宁采臣,宁先生了吧?”

     说着冲宁采臣行了一礼道:“宁先生,您快请进吧,我家少爷现在情况很不好!”

     “我这就随你进去。”

     说完跟着王家家仆朝着王家少爷所住的别院走去。

     王家院子很大,幸好有家仆带路,不然还真得找一段时间。

     当进入王家少爷的别院时,一阵冷意突然袭来,直让一边没有修过仙法的张直打了一个哆嗦。

     见张直冷的直搓手脚,宁采臣转身低声解释道:“张兄是不是突然感觉冷意袭人。这是因为山魈入住,阳气断绝,因而此处格外阴冷。”

     “原来是这样,我就说呢,这虽是冬月十分,可明明是正午,怎么会如此阴冷呢。”

     两人说话时,已经来到内室,只见一个脸色阴沉的华服老人坐在桌边一声不吭。

     见两人进来,老人先是一愣,继而眼中出现了浓浓的失望之色,不过还是冲两人深深一拜道:“听阿直说,先生可以治好小儿顽疾,老朽在这里先行拜谢。”

     “王老爷客气。”宁采臣回了一礼。然后看了一眼床上已经骨瘦如柴连鼻息都异常微弱王家少爷不由眉头微皱道:“王老爷,看令公子的情况恐怕有些不妙啊”

     王老爷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话到口中却变成了一声叹息

     “公子尽管施诊,出了什么事,自不让公子负责就是。”

     其实这些天,王家延请了不少名医,但看了王公子的情况之后,都摇头说自己无能为力。

     本来王老爷已经绝望,吩咐家里开始给儿子准备后世,谁知突然听到张直说有人可以医救自己儿子,一时心里又变得活泛起来。

     谁知一看,竟然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原本活泛的心如同浇了一碗凉水,又沉了下来。

     一个如此年轻的人,医术再好,又能好到哪里去。恐怕又是一个打着医治自家儿子想要骗取诊金的不良之人吧

     不过虽然这么想,但还是抱着一丝侥幸让宁采臣为儿子医治。

     对于王老爷的态度,宁采臣没有丝毫在意,而是径直走到王家少爷跟前检查了起来。

     “呼吸虽然微弱了些,但还算平稳,这天地人三主魂应该都在,只要三主魂在,就能将这王家少爷救过来。”

     “不过看这身体如此脆弱,七魄至少散了三魄,若是继续下去,恐怕过不了两日,这三魂就真的要离体而去,到时候再想将其救活,就真的需要神仙之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