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l id="dfvkncrzgw"><em id="BQeAHX7h2x"></em></u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五章
        一行人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原本空旷的走廊上忽然多出了一个身影,林老先生西装笔挺的站在那儿。他慢慢向前走,脸上不带一丝表情,淡淡道:“我不准你们公开,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同意过你们在一起。”

         两位经纪人面面相觑,有些尴尬地站在一边,拆cp的场面他们也不是没经历,可第一次家长冒出来这还是他们职业生涯第一次。不过后来她们还是找了个借口撤退了。

         病房的走廊上现在只剩下林老先生和陆白两人,气氛安静的有些可怕。

         终于,陆白鼓起勇气对林老先生说,“抱歉林老先生,这点我做不到,感情是我和杉杉两个人的事。而且请您也尊重您外孙女的选择和人生,她是独立的个体,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一切,而并不是你们手中的随意操控的玩偶。”

         “哼,真是可笑”林老先生冷哼一声说:“你们这代的年轻人听没听过一句话,知不知道中国有句古话叫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身为杉杉的监护人,我从小把她养到大,我就有权利决定一切。”

         此话说得讽刺意味及重,林老先生看清了陆白太过年轻以至于还不够成熟稳重的弱点,更是讽刺了身为90后的张扬自我又不懂得传统礼教的个性。

         面对林老先生强势的姿态,陆白继续淡定又从容地说“这点您说的没错,但所谓的父母之命不就是建立在能让子女幸福快乐的基础上。而我能给她幸福能给她想要的生活,这就够了。”

         说道这儿,林老先生走到病房的玻璃窗前,看了眼在里面安静的躺着的外孙女,讽刺道:“这就是你所说给她幸福?”

         林老先生说得一针见血,陆白不由地一怔,一直手紧紧握拳,道“这次真的是意外,我没能在关键时候保护好她,但我下次更不会让这种事再次发生的。”

         “下次?你还敢说下次。我外孙女还能有几条命发生这种事”林老先生哭笑不得地说:“所以,我也请你离开他,不要再害她了?”

         当林老先生一听到事故的消息之后,马上就派人打听了事故的缘由后才得知,当时他们两个坐同一辆车里,在转弯时撞上了其他车辆才导致这次的车祸,通过行车记录他还亲眼看到发生意外的第一秒,林杉就不顾一切地挡在前面才导致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可另外一位则幸运地逃过了这一劫,仅仅受了点不太严重的外伤。

         若不是他,自己外孙女怎么可能经历这种事。果然啊,那些在娱乐圈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比一个的渣。当年她的女儿,就是这样陷入一段错误的感情之后连命都没了,他怎么可能让相同的事再次发生在外孙女的身上。

         不,这绝对不可以。

         “林老先生,恕我冒昧一句,当年您已经害死了您的亲生女儿,您若在这样固执下去,难道还想害您的外孙女么?”这一刻,他也终于忍不住道出了心声,林杉父母父母那辈的爱情,他知道了所有的缘由和始末。所有他不希望悲剧再次上演,更不希望上一辈的错过和遗憾会发生在他们的身上。

         “你放肆!”林老先生怒声斥道,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真不知道你家里人是怎么教你的,真是失礼。我轮得到你这个外人教训,况且,所有的事还不都是你们这些人造成的,我怎么可能会害我的家人。”

         第一次和林老先生谈话,陆白也是见识到了这老先生固执又强势的性格,他也不敢想象身为老先生的亲人,她顶着多大的压力又如此坚定地和自己在一起的。

         这时,林老先生又接着放话:“杉杉从小都是非常优秀的孩子,她有她光明似锦的前途,而不是限制于这样一个圈子。你既然说你爱他,那你知道她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嘛?你知不知道她为了你放弃过很多东西,没有你,她会走的更远。这些你都知道么?”

         所有的话像是说进了陆白的心坎里去了,的确,这些年他们在一起,他从来不知真正的知道她内心深处最想要的是什么?他总是浅薄的以为她和自己一样,追求的是对表演艺术的热爱,想在这样的领域做出一番成就。

         他顿时语塞,这时的林老先生又使出了一道杀手锏:“严氏集团最近海外那边出了问题,我想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如果真不知道那实在太不孝了。”林老先生目光凌厉放佛一下子就把人看穿“正好,我的其他孩子刚好管那块,公司能不能渡过这次危机就看这次了,我想你应该是聪明人,能够明白我的意思。”

         说完林老先生看了看手表道“时间也不早了,不打扰你们,我还是明天再来吧,希望到时候你能够考虑清楚。”

         就这样林老现实并没有给陆白留下任何说话的余地,转身就走了。

         安静的楼层中也只剩下他一人,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林老先生的话太具有之冲击力,一次又一次冲击他的内心,以至于真的不知道到底该怎么何从选择。

         只有两个选择,如果他执意和她在一起,那也就意味着将背叛家庭,虽然和严总没有血缘关系,可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恩,那种感情比血缘更深。

         但如果选择走另一条路,那就背叛了爱情,他怎么忍心有负于那个用生命保护自己的女孩。

         陆白转身轻轻了推开病房的门,走到床畔后坐下。林杉安静地躺在被子里,睫毛微颤。病房里静悄悄的,除了各种仪器的滴滴的声响之外,再无其他声音。

         他握着她的手说,“杉杉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呢?”他看着她,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最终还是忍不住滑落。

         那一瞬间所有的往事都在脑海里闪过,初次相遇时的她惊讶的样子,在云南那晚灿然的笑容,被成为众矢之的时无条件的相信,以及交往之后点点滴滴的快乐,全都历历在目。

         “还是说或许我的离开,对你来说真的是件好事。”也突然想起林老先生的那番话,他的语气也是如此坚定,他说‘没有你,她会走的更远。’

         而她一直都安静地闭着眼,没有回答。

         夜渐渐深了,陆白靠在林杉的床头睡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透亮。阳光透过透明的窗帘穿了进来,房间一片光亮。

         迷迷糊糊中陆白感觉到,床边的动静,他猛地抬头一看,就见躺在床上的林杉在轻轻动弹,却并未醒来,他失落地叹了口气。

         等已经三天了,到底是想要睡到什么时候。

         因为刚才的动作,头发有些凌乱的垂落在两鬓,陆白伸手将她的头发撸顺后轻柔地将其扣在耳后。随后他的手又落在她的脸上,从额头再到眉心再慢慢滑过脸颊。

         想了一夜,他似乎明白了许多,林老先生说的没错啊,她本是天之骄女,温室的花朵,她会拥有比这更绚烂的人生,然而现在却为了自己变成这样。

         疼痛的感觉从心底腾升。

         所以,离开是才是对的选择。

         想到这儿,他站起来府下身子紧紧地拥住了她,他将脸贴在她的耳畔,低声说“你一要乖乖的马上好起来,知道么?”

         随后,他的唇落上她的额头,她的嘴唇,泪水顺势滴落在雪白的枕上,留下一道淡淡的印记,正准备离开之前他对她说“杉杉,我爱你。”

         ***

         当天下午,陆白就跟着经纪人lisa一起回北京,走之前他给林老先生通了电话,并且告诉他自己的决定。

         林老先生为他的决定表示欣慰,并且承诺之前所说的,帮助严氏企业化解这场危机。而当他重新回到医院之,见外孙女的身体仍不见好转,立即强势地要求转到更好的医院。

         因为广州离北上太远,也为了避免被媒体记者的轮番骚扰,他干脆想办法转院至香港的医院。

         然而似乎一路上太过折腾,转到相对更高端的医院之后,林杉的情况迟迟未见好转,期间还出现低烧的症状,不过好在折腾了一整天之后,总算是退烧了。

         “我之前就说了杉妹的情况就不适合折腾……诶哟我知道那边设施的确不好,可她……行……您说的对,我知道爷爷您为了她好嘛。”这几日工作比较清闲的林川被老爷子一声令下被调到香港照看妹妹了,上上下下地跑完一圈之后,林川正打电话和老爷子汇报情况。

         结果,被一顿□□。

         林川挂了电话,忍不住抱怨“真是固执的老头儿。”

         此外小天使林川还充当着情报员的工作,时不时就和远在北京的陆白汇报情况,当然发烧的事他当然没和她说。末了,他还不停地灌鸡汤,经常发“在坚持坚持,胜利总在不远方。”之类的话。

         回到北京之后他又重新投入到工作之中,工作上还有很多少事情要解决,马上又要投身到新电影的拍摄之中了。那天的事情发生之后,lisa也没有详问公开的事情,直觉都知道这老爷子固执又强势,这两人肯定被拆了。

         ***

         这段时间,林杉总是在做奇怪的梦,像是落入一个黑暗的深渊,不停的往下跌落,任凭自己怎么针扎都爬不出去,直到有一天她渐渐看到前方有一片光了,她顺着光的方向走去。

         她猛地睁开了眼睛,最先映入眼帘地是白色的天花板,随后疼痛感蔓延全身,头脑昏昏沉沉的,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

         林杉看了四周看了一圈,才发现自己身处医院,她强撑着身子慢慢起身努力回忆起在失去意识之前所发生的事。

         她记得一辆车迎面装来,车灯格外的刺眼,接着就是剧烈的疼痛。

         这时候,门忽然打开了,走进来的是林川。

         “诶哟,我的祖宗,你可算是醒了。”林川见状之后,激动的走了过来。“你还记不记得之前发生过什么,没失忆吧,知道我是谁吧?其他人也都记得把。”

         “神经病,我当然知道。还真当演狗血偶像剧呢。”林杉嫌弃的推开林川。

         等一下,她突然想起那天和她坐在一辆车上的还有……陆白。

         “他在哪里?”她突然转头看着林杉问。

         “我去帮你叫医生过来,听话,可别乱动。”林川真不知道怎么和妹妹解释事情的缘由,所以只能想办法尽量拖延时间。

         “你别答非所问,我问你,陆白他到底在哪里?”突然她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从醒来那一刻心就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你倒是说啊,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不告诉我。”林杉立即抓着林川的手就是不让他走。

         “唉,人家情况可比你好多了。”林川拗不过这个妹妹,无奈摇头拿过床头的手机递给她:“你自己打电话去问吧,我也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林杉松手接过手机,滑动屏幕解锁,按下那个手机通讯录排第一的号码。此时的林川已经退出门去,这种时候他觉得还是乖乖的退场比较好。

         电话一直处于,嘟嘟无人接听的状态,过了很久,屏幕上的数字跳出00:00,半响,她也才反应过来,把手机放在耳边说:“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