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l id="dfvkncrzgw"><em id="BQeAHX7h2x"></em></u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6月中旬,青春教父导演刘慕华的青春剧《十七》于上戏召开了一场新片发布会。届时,万众所期待的主演们都会借此亮相于媒体。

         为了突出该剧的核心思想,刘导给本次发布会冠名为《重返十七岁》,顾名思义演员们都是穿着白衬衫,女生黑色西裙男生黑色西裤。

         那年夏天,白衣飘飘,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

         还未上场前,夏言蹊显然对这个造型相当喜欢,在后台拿着手机欢天喜地的自拍。当年她完成了9年制义务教育后父母也就不再支持家中女孩子去读书,于是就背井离乡去大城市打工,也因为机缘巧合进入娱乐圈,一路打怪升级了好几年,终于借着一部网游仙侠剧大火了一把。这也是她第一次参演怀旧青春向的校园偶像剧,穿上白衬衫式的校服满满的新鲜感。

         自己没拍够又拉着林杉求合照,她说:“这是沈漪和小雨的世纪大合影,结束以后一定要发微博。”

         “好啊,但是一会你得在前我在后,和比自己脸小的人拍照我亚历山大啊亲。”

         林杉挺喜欢夏言蹊的,由衷的喜欢。说起来林杉自己都觉得微妙,她出道一年不到却和90后最火三个小花旦都合作过来了。这样有一个好处就是相继了解了三个最大的竞争对手优劣势。

         孙雪莉出道起点很高,时尚代言资源佳,奈何演技堪忧,性格略显没脑,影视资源太虐,那部谢导的出道电影来来回回被大众都用烂了,其余的主演剧激不起任何水花。

         至于江薇,演技连孙雪莉都不如,粉丝永远为她吟唱“好一朵美丽的白莲花,可她影视资源相当好出道4年已经有6部作品,虽然剧本脑残了点,但好歹全都是大女主戏,由于一直都是电视咖没演过电影,时尚代言资源自然不如孙雪莉。

         前两人因为走得都是清纯临家小清新路线,两家粉相互,经常掐的不可开交。一个嘲笑谢女郎所有作品部部扑街又赖死在电影圈不肯回来,一个骂白莲花为烂剧女王。

         蔷薇和凤梨在互掐的同时,却从未带上过夏言蹊,偶尔提及时则会轻视的斜眼一句“89年的女人滚去和80后花旦们竞争吧,别想硬挤进90圈好么,谢谢。”

         至于西米露,从没把那两个演技惊悚的网红偶像放在眼里。

         在这条上林杉和夏言蹊是达成一致看法的,在她眼里,夏言蹊才是她真正意义上的竞争对手。

         她们内心早已达成一致,从不会因为对彼此有好感而相互懈怠心软,公平的竞争才是对对手最大的尊重。

         “我都不怕在你面前显老,你怕什么呀。”夏言蹊把相机调到美颜模式,抿嘴说道

         拍完一张合照,夏言蹊的手还悬在半空中,化妆室的们忽然被打开,相继走来的就是此剧的两个男演员。

         苏远的扮演者果然是1998童星出道的小鲜肉盛晓天,他的出现瞬间就拉低了主演组的平均年龄。

         而当叶雨时的cp周祁进入时,他穿着白衬衫把那张脸显得更为清俊,身影颀长挺拔,他含笑而言“小雨,好久不见”

         他说的是剧中小雨和周祁分隔数年后再次于高中见面后的一句台词。

         林杉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在诺大的化妆间,林杉只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

         当《十七》主演人员消息发布的时候,当晚微博、天涯等各大网络平台就炸开了锅,电视剧相关讨论度很快就上了百万,主创们纷纷在热搜怒刷了一把存在感。

         虽然现如今青春影视作品在观众眼里早已经审美疲劳,可这部剧的导演是刘慕华啊,他的《十七岁的雨季》几乎每个70、80后以及部分90后都看过。

         上世纪90年代初轰动全国的《十七岁的雨季》对如今一些95,00后来说些许陌生了点,但当初捧红的几位演员如今都是手握多座影视帝后奖,飞天还是她所获分量最轻的一个呢。当时的知名轰动程度不亚于《还珠格格》,近几年前那部来自宝岛台湾的青春电影以及近几年爆火的宫斗剧《后宫》。

         所以新版《十七》所谓的看点不仅仅只是青春,而是好几代人的情怀和回忆。

         对于本次参演人员名单,大家还是特别惊喜的且不说这几个小年轻演技如何,这张脸都可以够他们刷100集校园日常,况且演技都还不错。

         众人感叹,刘导虽然时刻多年重返电视圈拍青春偶像剧,在选人方面依旧如此慧眼独具。

         林杉在当晚发的和夏言蹊穿着校服的合照评论很快就过万了,这还是她除了剪辑风波这段时间外,第二条评论过万的微博了。

         如果如蔡安琪所说,《十七》的国民关注度极高,主演的角色实则就是一块进入角斗场的敲门砖,而在所呈现出来的角色是否饱满立体则是否能放入入场的关键。

         做为一部读者近百万的人气小说,加上一位颇具才华的青春教父,双剑合璧,该电视在网络掀起了一阵大水花,有褒有贬众说纷纭。

         【看到这条消息我要绕着操场跑10圈,告白我陆白欧巴,穿白衬衫的样子实在是帅哭我了,这才是我心中温柔的的学长啊!!!!小盛迪迪也不错,像可爱的小学弟。这部剧简直是颜狗的春天!!不行了,拆包卫龙冷静冷静】

         【天啊,林杉和夏言蹊,我最喜欢两个小花旦居然合作了,好期待啊!】

         【这电视我追定了,小学的时候电视台重拨十七岁的雨季一下子就被吸引了,最近在b站重温,这部剧若是放在现在,可以秒杀那些年几百条街好嘛,以前的国剧还真有良心。】

         【看你们都在夸主演,难道就我一个人觉得女主选的不太好么。我是原著淑芬,小说中叶雨时不算特别漂亮都但盛在气质出众,但是我觉得林杉吧,不是说她不好,反倒是太漂亮了太明媚了,书中的小雨是个恬静温和带着敏感些许卑微和胆小,形象不太符合。】

         【楼上,说气质不符的你可以去看微博上看她和夏言蹊的和合照,那造型,我觉得还真有点恬静温婉的感觉。】

         【what????居然是夏言蹊,虽然我承认她演技台词都很好,但是你让一个带有北方口音的人演一个说话嗲嗲的上海小姑娘,我的内心是非常抗拒的!!就像之前让一个弯弯演一个北京男孩一样,大写的违和。】

         【那位说b站有的请短站我!!!!】

         【就怕这部剧希望越高失望也就越大,我对那些堕胎系列作品已经完全麻木了,坚决不看。微笑脸】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对学霸夫妇我的内心是拒绝的,略违和毫无cp感】

         【天哪,夏言蹊和晓天的年龄差实在不忍直视,为何不把两个女演员的角色对调一下。】

         【楼上那几个,请别捆绑行么,只是一起合作而已,而且演出来的效果还没人知道呢】

         不管网上讨论的如何激烈,电视剧《十七》于6月底举办了场开机仪式后正式开拍。

         身为演员最痛苦的莫过于三伏天和四九天拍戏了,这已经是上海连续第5个35度以上的高温天,演员们顶着烈日扛着高温拍戏分分钟就热成热狗了。最让人崩溃的是夏季校裤总是在大汗淋漓之后和腿上皮肤黏在一起,闷得让人难受。

         所以待导演一喊卡,大家赶紧回到座位上掀起裤脚用小电风扇对着大腿降温。

         “副导,求放福利,我们都快热死啦”盛晓天无疑是在剧中年龄最小的小鲜肉了,他性格开朗活泼,偶尔爱耍宝卖萌,也就他敢在各位导演面前调侃。而他所谓的福利则是剧组每到下午会发的怀旧向雪糕。

         “今天有冰镇绿豆汤,你们这些人啊就应该知足,信不信明天就让你们拍冬天戏”副导演拿了大折扇不停地对着自己扇风。

         小盛就此乖乖闭嘴,躲一边去看剧本了。

         因为长期拍电影的缘故,刘导总会用拍电影的要求来拍摄这部电视剧。每个镜头都剪的如电影画面一般唯美动人。

         他对演员表演的要求也很高,通常会因为一句台词一个眼神没达到他的预想而频频喊卡重来。所以此次拍摄的时间也会相对于其他电视剧来说相对偏长。

         想到这里林杉就莫名觉得欢喜。

         只不过陆白的行程很紧除了拍《十七》他最近还在跑其他剧组和师妹孙雪莉演一部商业爆米花电影,一个灰姑娘和霸道总裁的故事。

         因此来组半个月以来林杉还没有和他有对手戏的机会,这段时间都是再以四个人在一起的集体戏。单独的对手戏也只就和夏言蹊之间有。

         而就在上海史上最热的一个39度高温天,林杉总算千呼万唤迎来了和他的对手戏。

         这是一场叶雨时从画室出来,电灯泡苏远在一边刷了三句台词后独自骑车离开,周祁就骑车载着她一边唱着张三的歌一边回忆童年往事。

         掀开回忆的薄纱,7岁的那一年,小男孩白衣黑色短裤,笑容干净又美好,如同一束明媚的阳光照亮了女孩原本简单如同黑白相片一般的人生。

         他带着她去抓夏婵,请她和玻璃瓶装的橙汁,他说她齐肩长发的样子很可爱。

         原来这就是遇见一个人以后生命会改变的感觉。

         节目组为了避开高温于是将这场戏放在下午四点,取景地在复兴西路。

         按常理说校园剧是不得画太浓的妆,化妆师们为此下了不少功夫,每个人都花了1个多小时画了一套看似纯素颜的妆。

         开拍前,刘导还指导两人要注意各自的心境和想法,眼神一定要到位。

         所有人全部准备就位后,林杉双手奔着素描本画册等在长着一排排法国梧桐的街口,轻风吹过,白色连衣裙的裙摆随风起舞。

         女孩穿着白色的帆布鞋,来回的踱步嘴角隐隐露出一丝丝笑意眼里尽是期待。她在等那个暗恋了十年的男孩出现。

         在画室画了一整天的素描,双手已经麻木,呆呆地看着男模脑海中里却浮现着另外一个男孩的脸。索爱手机上那条我一回来接你的消息已经被翻看了无数遍。后来她又为此觉得愧疚。教素描课的老师是全国很有威望的美术教师,一节课时的价格不菲,很多人就算有钱想挤破头也上不了,而自己却用大半的时间来走神,她回去都不敢正视妈妈的眼睛。

         直到单车轮胎与地面摩擦声响起,女孩猛的抬起头,眼里泛着光。

         阳光下,他双手支撑着自行车,背脊壁纸,夏天的风微微吹过,吹得梧桐树叶飒飒作响,蝉鸣像是渐渐倒数的钟声,空气中也充斥着淡淡的栀子花与白兰花的香气。

         那种感觉让人身临其境,美好的不像话,那一年,天空很高风很清澈,而我喜欢的少年无时无刻的生活在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