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l id="dfvkncrzgw"><em id="BQeAHX7h2x"></em></u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林杉从上海东方传媒的大楼出来已经是晚上8点,林杉饿的饥肠辘辘累瘫在后车座。

         蔡安琪从前排探出个头“试镜结果如何?怎么去了这么久?”

         “我觉得吧,肯定是没问题的。”林杉一直觉得自己最大的优点就是够自信。

         只不过这场面试是在太特别了。连着面试三场,一轮轮筛选,台词功底,表演技巧,直到最后最后一场刘导居然给每个人发了一张试题。古诗词填空,等差数列求和,大气环流原理解释,等温等压线判断,全球气候分析,地球自转公转。

         还好自己底子还在,当时场上最后剩下的候选人一共有10个,除她和夏言蹊,其他均为上戏的学生,结果这些文化题活生生地把这些在校大学生给难住了,刘导当场让那些空了3道题目以上的人离开。

         那时候他说了一句“机会啊,永远都是给有准备的人,你们这些人连原著都没看过就想着来试镜,不敬业。”

         她有点想起来,书中的两个女子就是文科地理生,文章的后半部分有相当大的情节是在写她们为高考做冲刺,怪不得要做文化测验了,果然是60年代人的作风,古板而又敬业。

         再者,这次她终于亲眼见识到夏言蹊的表现,自从林杉有点小人气之后,偶尔会看到有人拿自己和夏言蹊归为有颜值演技的小花一类。后来抽空看了夏言蹊的成名作,果然演技很不错。

         新闻曾爆料夏言蹊只是个中专毕业的农村打工妹,因为机缘巧合才误入娱乐圈从此一步步打怪升级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一个仅有中专学历的圈内人士,能把这张卷子填完,虽然正确率不那么高,但看得出私底下是做足准备的。

         夏言蹊真人性格特别豪爽大方,和新闻里报导的差不多,一个心直口快的耿直girl,长着一张甜美清秀的巴掌脸。

         林杉想若这次有机会和她一起演戏,那是个怎样刺激的体验啊。

         “不过,夏言蹊真心厉害。”末了,林杉还是忍不住夸了夏言蹊

         “是不是感觉到有竞争的压力了?我们现在其实仅仅站在赛场外,真正进入赛场后,你会发现之前的厮杀只是儿科。毕竟我们所要打败的不仅仅只是90后几个嫩芽,等你得到这次机会以后,你就等于获得了一张入场券”

         蔡安琪说得很带感,也让人觉得热血沸腾。只是长路漫漫,想要走在别人前面就得付出更多的努力,当然,龟兔赛跑其实也胜在了运气。

         试镜结束后,他们又在上海呆了两天录制一则小广告,等回到北京时已经是午夜十二点。现在是五月,天气温和,天空沉静,草木欣然。

         深蓝的夜空中居然能看到几颗星星,那些星星如宝石般铺在天空上。原来北京的夜晚也那么美,就如那一夜仰望的星空。

         顶着朦胧的睡眼,林杉一边等着电梯从楼上下来一边在包里寻找她的电梯卡。诶,明明放在包里的呀,怎么就不见了。

         几乎要把包翻个底朝天都还没找到卡,林杉欲哭无泪。难道要一层一层爬上去?爬到20楼?那还不如狗带吧。

         电梯门打开后,因为找不到卡也没办法进去,也只能等着它缓缓地下负一层.如果一会有人上来,就让他帮忙刷一下,在一层层走到自己那楼算了。

         此时叮的一声,电梯缓缓门打开。林杉刚抬头,目光就撞上那张熟悉的脸。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让我们这时候相遇。

         “嗨,好巧啊,你也刚从外面回来么?”林杉钻进电梯笑靥如花地看着陆白说。

         虽然两个人门对门住着,但是真的能见上面的机会少之又少,这几个月,她整日忙于赶场做通告,空下来的时候还要去中戏进修表演,自己大学重要的课程也没有拉下。

         所以这还是自从云南阔别之后的第一次见面

         “恩,刚录完节目。”

         因为电梯是从负一层上来,所以到了一层上面的数字会自动清空,需要在打开按一次才能举动,刚才两人关顾着说话,却都没注意电梯根本就没启动过。

         “我们好像都忘记按电梯了”林杉心虚地笑笑,心里却万千怒吼,你倒是快打卡啊。

         “林杉,你不会又忘带电梯卡了吧”他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居然被看穿了,林杉死不赖账“傻瓜才会在一个地方栽两次跟头,卡在包里。我这就找出来”

         林杉英勇地低头找卡,这一切都被陆白看在眼里,他忍不住抿唇一笑。从口袋里掏出房卡,滴的一下打在感应区,按下数字电梯门慢慢关上。

         幽闭的空间里,两个人沉默了良久,不一会林杉准备开口

         “那个”

         “那个”

         要么不说话,要说结果都一起说了。

         “你先说吧”其实她也没啥是,没话找话而已。

         “那个孩子华育的笔试面试都过了,所以孩子的母亲特地托我谢谢你”

         “真棒,不过这件事都是孩子她自己努力,我只是提供信息而已”林杉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在云南的时候他给的帮助更多。

         “不行,必需要谢”

         “好吧,既然那么想谢的话,那还不如请我吃饭”林杉眼睛成一道很好看的弧度,嘴角的梨涡微微漾起。

         “你想吃什么?”

         “叮”电梯忽然在此时停在了20楼,大门缓缓打开。林杉依依不舍地跨出电梯门,走到自家门口。房门打开后,林杉转头对对面那个人说:“晚安”

         “晚安,傻瓜”

         “……”

         ***

         几天后,林杉被通知自己被刘导选上了,角色是乖巧的叶雨时,另一个沈漪的角色不负所望是夏言蹊。

         当初她看原著的时候就特别喜欢这个名字“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名字清新诗意,或许是生长环境相似的关系,她特别偏爱这个女子,十几年的人生小雨也如同体现木偶一般,做乖乖女,努力成为父母其他人眼中完美的女孩,生活光鲜亮丽却并不快乐。

         而对童年时因惊鸿一瞥的惊艳,让她简单的如同白纸般的生命抹上一层鲜亮的色彩,此后满满都是他的名字,力透纸背。

         少女的心思敏感细腻,少年出身寒门有着强大的使命,这注定是一场心酸委屈的暗恋,飞鸟和鱼只能仰望而注定不能在一起。

         他曾在最后问她,如果我们勇敢一点,会不会结局不一样。

         她背过身子,含着泪说“再多的如果有什么用,我们回不去了啊”终于他们在匆匆而逝的光阴中,失去了彼此

         这是一条ding线,人物性格虽没有沈漪立体,但如果演的好必定是非常出彩的,因为她代表了许多有过暗恋却无疾而终的万千少女。

         有共鸣必然是好的。

         所以这几天林杉就决定窝在家里再把原著看一遍,第一次看的时候她并没有暗恋喜欢的感受,哭只是在感慨好的时光,珍贵的友情,那年的梦想慢慢渐行渐远的伤痛。这一次再看一遍她似乎更能明白小雨那不敢言说的暗恋,喜欢一个人的确会让自己变得自卑又敏感。

         爱真的需要勇气,去相信会在一起。

         夜里,林杉辗转难眠,就给叶曦发了一条微信

         “我说,如果我有喜欢的人了,而且那个人是当红的小生,你说我们会有可能么?”

         过了一会叶曦回了一排标点符号,接着是一排吃惊脸的emoj表情

         “等一下,让我缓一缓,你有喜欢的人了??你居然终于开窍了”那边的叶曦激动地狂发

         “喂,问你话呢”

         “那要看你了啊,既然已经喜欢上了,那就已经排除掉你心里不可能因素了,不然哪那么容易动心?”

         林杉觉得她说的有理“好像有点道理的样子,我曾经也警告过自己,说这是我事业的关键时刻,最忌讳的就是恋爱了。可我还是会情不自禁的想起他,和他在一快的时候,心就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艾玛,我真被我的情商感动了”

         “没经验不怪你的。不过宝贝你要想清楚,外界舆论的压力算不了什么,而且如果你真的能拿出好作品,没有什么黑历史,不会造成双方事业的问题。但是你外公这边,你确定他能过得了关,社会媒体的毕竟是外人,但是亲人的反对比那些更致命。”

         “这……”母亲事情的确给儿时的林杉造成一定阴影和压力的,但久而久之那份冲击渐渐淡去了,况且他不是她那个素未蒙面的父亲,而她也不会像母亲一样的“我觉得人各有异,如果我比我妈妈更勇敢更坚定,或许结局会不一样的”

         “你既然都那么坚定了,还怕什么呀!上啊!直接把小鲜肉扑到吧,”

         “…………你让我主动追他?”

         “不然呢”

         “我不要,我可是是女神。哪有我追人的份”其实是她自己不会追男生

         “那你想怎样”

         “我要想办法让他爱上我”

         “……”

         罢了罢了,虽然是马路杀手,但总有一天会熬成老司机的。叶曦心中默默祝福了林杉。

         既然明确了自己的心意之后,林杉就开始立即行动了,毫无撩汉技能的她在原地想了半天,总算想到一个好法子。

         恩,首先看看对方在不在家。

         瞧瞧地打开房门,然后偷偷摸摸地趴在人家门口,从猫眼里望去好像里面开着灯是亮的。为了确保正确率,她又跑到阳台,侧着身子看了看隔壁阳台是否有亮光

         太好了,灯亮着。

         然后又翻出一个螺丝钉把路由器拆了,还要拆的毫无人为痕迹。

         太棒了,现在没有wifi了,可以光明正大去蹭网了。

         不对,这样不行。紧接着跑到梳妆台,找出传说中的直男斩12号唇膏,对着镜子抹了半天。再看看衣服,浅粉色衬衫白色长裙还算凑合。

         装备完毕之后,林杉垫着脚一蹦一跳地出门,敲了敲隔壁家房门。

         很快对方就开门了“你怎么了?”

         “我有个剧本要下载,但是我家路由器坏了,连不上wifi,就连笔记本都没有网线接口”林杉手机捧着银白色的苹果机,站在门口皱眉可怜地说道

         “哦,你进来吧”说完陆白打开鞋柜,在里面翻找了半天,找出一双大码的拖鞋放在林杉脚边“我家没有女式的拖鞋,你凑合穿一下吧”

         啧啧,没有女式拖鞋,就说明没带过女生进家门过。

         很好。

         因为是精装修房,所以布局装修其实和自己家的差不多,区别就家具装饰上了。他的房间整理的很干净,不像大部分单身男子那样,有东西都是乱糟糟的乱丢在一起,衣服堆积如山。而且看得出这种整洁并非只是为了敷衍家长的。

         诶哟,生活习惯不错。

         特别好。

         林杉被带到客厅,她把电脑放在茶几上,接好打印机陆白给了她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一长串的数字。

         “你的密码真长,防盗呢”林杉仔细地对着数字一个字一个字地输入

         “初始密码,懒得换了。”

         “……”

         输好密码,林杉抬头一看陆白又站在她面前,手里拿着一瓶冰水:“好像你们女生都不能喝太冰的东西,等让暖了再喝吧。”他刚想把水放到一边,林杉见状马上从他手上抢走

         “我就喜欢喝冰的,哪有人把冰水放暖了喝的呀”林杉拧开瓶盖,喝了一大口。

         陆白家的网速很快,不一会剧本就下载完毕了,按下打印件,一张张纸从打印机里吐出来。

         “今天说你这次接到不错的剧本了?”原本站着的陆白忽然坐在她的身边,林杉一紧张慢慢地把身子往旁边移了一小步。

         “是啊,这不正在下么。大概6月份就要去上海了,在我高中母校拍哦,不过校园的戏份全都在暑假拍。”盯着太阳在教室里拍戏,还真有种重返校园的感觉。“你知道嘛,我这次居然能和夏言蹊一起搭戏,实在太棒了。”

         “你怎么就不关系男主角是谁?”

         “谁都一样啊,年轻的小帅哥,不过这一次据说是有一个98年的小男孩。真小鲜肉。”林杉回眸对上了陆白的眼,她似乎想起刚才涂的圆管12号,嘴角微微上扬。正好能完美地展现唇形和唇色。

         就在那一刻,打印机发出滴滴的叫声,所有剧本全都打印完美。林杉心中失望地叹气,怎么时间就过的那么快呢。

         既然只是来蹭网的,她当然不好意思多呆,不然多傻。收拾完毕后她谢过陆白后就捧着电脑和剧本准备出门。

         走到门口刚想着要掏钥匙时,默默地呆了几秒,弯着眉梢,转身故作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我居然忘了带钥匙了”

         “……”陆白无奈一笑,你呀,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

         “家里只有一把备用钥匙,在打扫卫生的阿姨家,不过这个点她应该睡了吧,我也不好意思打扰,我睡沙发就好了”

         他顿了顿“我怎么能让女孩子睡沙发。”

         “其实我晚睡久了居然还睡不着,想看一会剧本,我是怕万一明天你有什么活动”只要想到明天起来两个人又要分开,心中就一阵不舍。好不容易天帮忙,她当然希望这个夜晚能长一点。

         “其实我也睡不着,我明天没什么事”陆白又重新坐在沙发上。

         “要不,找部电视剧看吧”林杉提议

         “恩想看什么?”

         “看《长沙》吧”林杉想了想,刚好最近在重温一部特别优秀的抗||战剧。

         关键是身为中生旦男艺人的男主角长得实在太帅,和小萝莉女主在一起满满cp感。

         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一连看了好几集,看着电视画面中战火纷飞,民不聊生的场景,这一集正巧是重现38年那场火灾,千年缔造,毁于一旦。林杉有了解过相关的历史,联想起惨烈的画面,她眼含泪水紧紧抓住了白色的靠枕。

         那时候她也曾想过,如果有生之年,能够演一部抗||战正剧,哪怕不是主演,也不枉此生做演员了吧。

         忽然感觉一旁有人给她递了一张纸巾,林杉盯着电视用手接过,她不敢回头看他的眼睛。

         大概是真的困了的关系,林杉觉得有点累却又还想继续看剧,她把头侧靠在沙发上,靠着靠着眼皮就慢慢搭下,接着就没有任何意识了。

         片尾曲响起时,陆白想乘机问林杉想要吃点什么,结果就看到旁边的女孩闭着眼,因找不到支撑点,头不断地往下沉。

         陆白眼眸浮起极浅的笑意,左臂太高,隔空从林杉身后绕过,手掌揽住她的侧脸,她睡得正香,就这么顺着他的动作,自然而然地靠上了他的肩头。

         他凝视着她,忍俊不禁,“这都能睡着,真是服了你了。”语气却是满满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