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l id="dfvkncrzgw"><em id="BQeAHX7h2x"></em></u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6章 是人是妖
        心中一番思量,男子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了余依墨,眼神已不似刚刚的咄咄逼人。

         余依墨缓了缓,放松神情迎上他的目光。

         男子有了意图,便开始酝酿如何表达才能达到心中所愿,但当眼光落到余依墨身上时不禁觉得自己太拿这凡人当回事了。承前启后的委婉礼节神马的实在没必要。

         心下一定,倒也直接的道,“小丫头小小年纪,留在余家村可心甘情愿?”

         据他所知,在这个修真大道中,但凡有可能修仙的人都不会愿意做个凡人了此一生,甚至很多没有灵根的人也会愿意在仙门服侍那些仙人,希望能多一些见识或者碰到一些机缘。比如,朔析派大把大把的杂役弟子就是例子。

         “哦,仙长是说,若我不愿意留下来,仙长有办法?“

         她确实不想留在余家村,而且刚刚与余雪润这么一闹,她更不能留在余家庄了。

         面前的仙长面色带着探讨与打量,应该是有什么打算才这么问她的。

         余依墨心情紧张的回答,盯着他一翕一合的嘴唇也少了刚刚的欣赏,就连仅有的一点惧怕也一扫而空。

         “我当然有办法。”男子不屑的道,在余依墨再一次发问之前,马上又道,“既然小丫头是仙府出身,那你可知朔析派?”

         余依墨满心欢喜,利落的答道,“天毅大陆共有四个宗门,分别为朔析派,当月宗,晶夹派,素英宗。其中朔析派是里安卓城最近的一个派别,大约一千里地,朔析派每五年从整个天毅大陆招收一次弟子。这个期间,但凡有灵根的人都会去碰碰运气。”虽然爷爷不许她修炼,但是这些常识她还是知道一些。

         不过,余家村的人似乎并没有进入朔析派当弟子的,甚至余家的修真后人也没有拜入朔析派的先例,这个倒让她觉得有些奇怪。

         但是想到自己穿越此修真世界不过三年,并非土生土长的这个时空的人,可能是自己孤陋寡闻。

         “知道的还挺多,不过还是说漏了一点。朔析派不仅招收有灵根的人为弟子,还会招收一些凡人作为杂役弟子打理门派琐事。”

         随后将目光锁定在余依墨身上,“小丫头若是愿意,可以去碰碰运气。”

         额,原来自己只是可以去朔析派当个杂役。她还以为修仙的康庄大道就此向她打开,他就是她传说中的大贵人。

         但也无所谓,反正余家庄是回不去了,她总要谋碗饭吃。

         “莫非仙长也是要去朔析派?”

         估计这仙长与余府是旧识,有事要去朔析派,顺便捎带自己?

         余依墨的忽闪着眼睛等待着男子的答案,终见男子轻缓的道,“是的”

         没等余依墨高兴,男子又道,“小丫头若是去朔析派的话,最好能把我一同带上”

         ……

         “仙长,我,我没有听错吧。”余依墨楞了一会,她是觉得他一个大男人比她一个八岁的小丫头弱?还是觉得她可以活着在妖魔横行的世界赶上一千里的路。

         “放心,你带上我,我自会助你你平安。”

         男子面色不变,言语缓和近乎商谈。

         “仙长自比我厉害,又怎么说让我带着仙长?”

         余依墨见男子不似说假话,泄气之余不解道。

         没想这一下像戳中男子心中的某根伤痕,只见他眼神闪过一丝沉重,半响才道,“说来话长,你可知两千年前你祖上有一位修炼到化神期的先祖?”触碰到余依墨不可思议的眼神,男子便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废话,“朔析派的创派长老乃余家那位先祖。”此话一出,余依墨心中像是绽放了一颗炸雷,“不可能,就算我是凡女,也不可能不知道这种事情,再说,若是朔析派创派长老若是余家先祖,为何我余家却要蜗居在安卓城。”别怪她打断了男子,实在这个消息太震惊了,也太让人不能相信了。

         “你们那位先祖三千年前就触犯了余家规则,被余家逐出门外,在余家数千年的传承里,眼中早已经没有了这位先祖。”似乎料到余依墨会有此问,男子淡淡瞥了一眼不急不缓。

         余依墨依然处于震惊状态,但是男子算是给了她一个可以接受的解释,只得继续洗耳恭听,“那位先祖自两千年前创立朔析派后,曾亲自去余家挑选后人,可惜余家守着那些愚蠢的规矩,根本就不认那位先祖。”

         “嗯,然后呢?”

         “那位先祖也不自讨没趣,后来就与余家彻底失去了瓜葛。”

         余依墨心头忽然明了,或许正是那先祖的原因,余府才从此没有人拜入朔析派吧。

         “那位先祖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余家人几千年都不原谅?”

         “小丫头,想多了,修真之人一心只求长生大道,哪里那么多仇恨可隔阂千年。如今并非余府不原谅那先祖,而是千年下来,余家那先祖早已不知所踪,余府也有后人拜入过朔析派,不过因为资质不佳一直默默无闻罢了。而余府在安卓城也是安分,渐渐的也便淡了与宗门往来的心思。”

         余府现在虽然沦落为小的修真家族,但是在安卓城这样仙凡杂居的地方,还是受着凡人的崇拜。而且,安卓城有几处灵脉横穿,修炼资源尚可,倒还没有必要非要拜入宗门的必要。

         “嗯嗯,重点呢,仙长为什么要我带去朔析派?”似乎怕男子漏掉最初的问题似得,余依墨穷追不舍。

         淡淡的扫了余依墨一眼。

         “你可知道,我并不是人。”

         反正是要这丫头的帮忙,倒也不乎再与她多说些。

         “不,不是人……仙长没有开玩笑吧。”

         余依墨身子一抖,感觉身上汗毛倒数,难不成与自己在这里说半天话的是鬼不成。

         “小丫头,别紧张,不是人也未必是鬼。”凡人眼中就是不是人就是鬼,真是见识粗陋。

         “嗯,那就是说,仙长是真仙了。”

         仙长只是凡人对修真者的尊称罢了,与真正的仙人并不是同一个概念,余依墨一瞬间心情无比激动,她真真觉得自己自己穿越前定然烧了高香让她居然碰到真的仙人,压根没注意到他的鄙夷。

         男子一脸黑线,若是给这丫头打哑谜,还不知道待会他又把自己想成什么。

         “半妖你可听过。”男子毫不客气的道。

         余依墨如同被人当空浇了一盆冷水,刚刚的飘飘然也飞去九霄云外,忍不住虚的一声后退,好在因为刚刚两人谈话起到了预热作用,只是心头一紧,便镇定了。这里是仙侠世界,什么品种的生物都是有可能的出现的。

         仔细又将面前人打量一遍。据说泰国的人妖比女人还漂亮许多,莫非但凡与妖自有关的生物都是美貌不可方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