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l id="dfvkncrzgw"><em id="BQeAHX7h2x"></em></u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37章 奇怪真君
        再说,他一个高高在上的真君找她能有什么话说,不会是因为自己看过妖修杂志要灭口吧。这么随便一想,小心脏便扑通扑通乱跳起来。

         胡思乱想着走上前,便对上胡莱真君平静中又复杂的脸色,余依墨按下心中的狂跳,恭恭敬敬的道,“师傅您找我?”

         “跟我来。”

         胡莱真君一个眼色也没赏给她,悠悠的转过身,朝着藏经阁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余依墨不知所谓,心中狐疑,回头看赵刍议朝他微笑,心情略略放松,头一低,赶紧跟上。

         为什么她觉得今天胡莱真君的神色很是诡异,对待她的态度与之前变化了很多,但却看不出是变好还是变化。

         绕过偌大的藏经阁,一扇小巧的玉门出现在二人面前,余依墨心不在焉,居然这么走着就撞到陡然停住的胡莱真君身上。

         胡莱真君似是没有感觉到,低头想着什么。余依墨深吸一口气退开一步,见胡莱真君没有责怪的意思,松了一口气打量起这扇小小的玉门来。

         此门虽然不如藏经阁大门显得富丽堂皇,但是却也是精致的玉石打造。玉门上面似是被剑气所刻,轮廓清晰的凸显着三个大字,藏书阁。

         胡莱真君捏了一口诀,玉门便缓缓启动,以门中直线为中心,旋转了九十度,空出两道入口来。

         胡莱真君率先走了进去。余依墨紧跟而上。

         入目就是一排排书架,而且这里的书架比藏经阁那些只多不少,余依墨一眼望去,几乎望不到头。重要的是,这里的书是纯一色纸质。

         刚刚的猜想与担忧瞬间消去大半,余依墨抽出最近的一本书籍翻越一下,果然是熟悉的书面纸张外加拓印的字体。心中激动,回头小心翼翼的道,“师傅这是要我来看守这里?”

         “此书,可是赵刍议送与你?”半响,胡莱真君不阴不阳的声音在余依墨身后响起。

         余依墨回过神来,望着扬起那本妖修杂志,脸色沉重充满探究的胡莱真君,放松的心情又被提了上来,

         “赵师兄见我是个凡人,说此书有益于改善灵根,才送与了我。”余依墨乖巧的答。

         “那你为何还要归怀?”

         胡莱真君面色缓了缓,言语平静。

         “弟子也看不懂此书,留着也是无用,便又归还给了赵师兄。”余依墨尽量使自己显得诚恳,却还是见胡莱真君眼神动了动,似是怀疑。

         一阵紧张涌来,莫非胡莱老头真是心中有鬼?那自己岂不是傻傻的跟过来送死,不知现在下跪求饶,发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能不能放自己一马。

         余依墨越想越觉得心中热血激荡,生怕这老头直接把自己拍死这了。但面上却还是一副听话的好弟子形象,极力的保持着镇静。

         忽然,胡莱真君将幽幽的目光从她身上收回,单手一扬,那妖修杂志便被抛到半空,接着捏了一口诀,那飞到半空的妖书嘶的一声化作一阵青烟,又见胡莱手指动了动,那青烟也如蒸发一样,瞬间消散了个干净。

         不明所以的余依墨震惊在当场。

         今天的胡莱真君太诡异了,还不如那个对她视而不见的老头让她觉得亲和。

         “这种为祸修为的东西,自然是留不得。”

         震惊中的余依墨迷茫的点了点头。

         “记住,你从来不知道什么妖修杂志。”

         看着黑暗中严肃淡定的胡莱真君,余依墨心中陡然清明,更紧俏的点头道,“弟子从来不知什么妖修杂志。”

         余依墨看着刚才青烟消失的虚无空中,在明白了胡莱真君所为之后又有点肉痛。褚若晨说,这本妖修杂志是他千年来碰到的最好的。若不是怕留在手中惹事,一定会好好研读一番。妖修虽然为人虽不容,但也是一种修为的创造,智慧的结晶,就像秦始皇不满意儒家文化就要焚书坑儒一样,就算理念有所差别,但文化本身并没有错,大不了胡莱真君将这妖书放在一个地方束之高阁好了。修真历史源远流长,说不定在将来的功法发展中,那妖修杂志会对修真界的发展起到正面的推动最用。

         功法本没有错,就看怎么利用。

         可这样的智慧结晶的东西,就这样被胡莱真君弹指之间毁掉。

         但是想想自己虽然没什么修为,但是受过现代教育的人想法与这古代异时空的人多少有点差别,修仙修的就是真性情,快意恩仇是非分明更是内心的的直接表示。余依墨知道让这个时代的人接受她刚才的想法,根本不可行。

         “小丫头,你可怀疑我与妖修有关。”

         余依墨思绪被打断,眼见胡莱真君此时终于缓和的神色,显然被胡莱真君不像话的谦虚吓住,缩了缩脑袋道,“真君德高望重,怎会与妖修有牵连。”

         她本来就认为胡莱真君将妖书拿给赵刍议只是个误会,但刚刚他所做,更显示了他作为一个元婴真君的广阔和坦荡心胸。否则,何必要在她一个凡人面前有所证明。拍死她比求取她的相信容易的多,也彻底的多。

         心中对胡莱真君自入殿一来的隔阂瞬间消散无踪,所言也是诚恳。

         胡莱真君却继续正色道,“那你且说说,你如何看待刚刚之事?”

         余依墨知他所知是他将妖书送于赵刍议一事,但若是真让她说,她还真是有点,不知如何开口。

         而且,若说一个真君居然将妖书误送给弟子,好像也不是很说得通。但是其他理由,她又不是很能想明白。一时有点手足无措。

         “你想的没错,这就是个误会。”

         余依墨心中一滞。要不要这么简单直白,元婴真君,修真界不可忽视的存在,委婉一些弟子也好接话呀。

         余依墨一时无言以对,点点头道,“弟子相信真君。”

         这句话怎么还是点怪怪的,余依墨和胡莱真君同时黑了脸。

         余依墨眼见尴尬的情绪不断蔓延,本想避过去不谈,却听胡莱真君继续道,“最近几年妖修霍乱不断,不少仙界修士都折损其中。本君前些日子在外历练与一妖修斗法,意外得了此书是想了解妖修功法顺便研究应对之道,才一直带在身上。”

         所以送给自己祖孙的书不小心弄错了么。

         “小丫头,希望今后你不要将此事说出去,可能做到。”

         余依墨忙再次保证,“弟子一定做到。”

         “我听刍议说,你想了解关于修真的知识。”胡莱真君这才真的放心下来,与她说起正事。

         余依墨也早不想说那让她为难的话题,忙点头,“师傅,我以后可以随便来藏书阁阅读这些典籍么?”

         或许是她太激动,居然狮子大开口提出这么不切实际的问题,果然见胡莱真君眉头拧了拧,“小丫头若感兴趣,每月可以来此一天。”

         “一月才一天,是不是太少了点?”得到肯定答复的余依墨很快忘记了该有的矜持,恳求道,“十天一次可以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