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l id="dfvkncrzgw"><em id="BQeAHX7h2x"></em></u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4章 塞翁失马
        凭着她的三两小身板,并没有见义勇为的资格。她救这少年不过是出于下意识的,而且是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并没有打算借机接触这少年。意识到少年无恙,余依墨转头便走,却意外的被这少年喊住。

         余依墨转过头,水汪汪的杏眼四处看了一眼,身边并无能称得上小姑娘的女子,便指了指自己,”小哥说的是我“

         少年点了点头,盯着余依墨的眼神闪过一丝温润。

         ”小姑娘不是有事找我么,若是信得过我,请跟我来。“

         其实余依墨刚进城时他就发现了,只是那一胖一瘦忙着游说自己,才没有注意。他向来不喜与有目的人交往,独行后便有意甩开了小姑娘。

         但没想到,节骨眼上,却是她救了自己。

         望着少年难得的温和深色,余依墨不禁一愣。

         好吧,余依墨嘴角莞尔,居然搭讪成功了么。

         随手招过褚如晨。褚如晨如弹簧一样跳到余依墨的肩膀,二人跟着少年朝着一跳街巷走去。

         单独跟随一个练气九层的少年到处跑,并不是明智的行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褚如晨虽然没有对付一个练气九层修士的能力,但是眼光四面耳听八方,感知危险等能力还是超强。

         两人穿过两条巷子,没过多久就在过了几个普通的小型四合院后,看见一个只有简单两间屋的小院。

         这样的简单的小院出现在这样的城中很少见,也只适合少年一个人单身住。

         进了院子,褚如晨便跳下余依墨的肩膀四处查看,确定此处没有危险迹象后向余依墨眨眨眼睛,释放一个安全的信号,便又跳回余依墨的肩膀上眯眼沉睡。

         难道这半妖就如此嗜睡,余依墨懒懒的想过也不多在意。

         余依墨依照少年吩咐,在小院里一颗花树下面的木椅上坐下。四处看了一眼,才发现这小院虽然外面看起来很普通,但是院子不仅收拾的一尘不染,而且还错落有致的摆放一些模具,余依墨猜测那是炼器用的材料,并不多问。

         等少年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出来,才站起来微微一笑。

         ”小姑娘也是来参加朔析派的这次选拔的。”少年在余依墨对面的竹椅上坐了下来。

         余依墨笑笑,”听说朔析派招收杂役弟子,过来碰碰运气。“

         这少年定然能看出她是个凡人,而且人家都大模大样的把自己领到了家里,算是对她的信任了吧。所以她也没有必要隐瞒少年。

         “刚才,谢谢你。”少年迟疑一下,才道。

         突然转变的画风让余依墨有点不太适应。幸好她自恃极好,保持的笑容没有多少变化,“不过是举手之劳。”

         咦,怎么如此不谦虚,余依墨脸上不禁一红。

         那妖修男本是最贼心虚,才会被自己轻易骗过。再说,那妖修男应是胖瘦二男勾结而来,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对他应该并无必杀之心,所以才会轻易的放过他。

         道过谦的少年很快恢复了平日的冷淡,正色道,”那二人是当乐宗的人。“

         这个余依墨自跟踪他们起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但是秦映旭不过是没有听从他们的规劝拜入当乐宗而已,但就算如此,也不至于向他下杀手。

         余依墨眨眼问道,”那两人为何要杀你?“

         ”小姑娘不知,这当乐派最近经常来朔析派地界抢人,而且对于他们看上的好苗子极力拉拢,若是拉拢不成,就会毁了他们。“

         ”还有这等事?“余依墨头皮一麻。不是说修仙之人心中有的不都是长生大道么,就算门派之争在所难免,但是为了门派比拼不惜扼杀人才的行为,当真是令人愕然。

         ”真不知道这当乐派是如何能好端端的存在于修真界中,据说其实力与朔析派不相上下,只是微微差了一点而已,也算是当今修真界很大的门派了。”余依墨凝眉道,“其他门派如何态度,莫非就放着当乐派这么胡来?“这样搅屎棍一样的存在,难得不是为世所不容,自当为修真派的公敌,联合绞杀么。

         ”当乐宗自然不会胡来,只是据说朔析派与当乐宗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但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秦映旭想了想,总归还是揭过这个话题。

         “我叫秦映旭,小姑娘怎么称呼?”

         余依墨也放下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不谈,笑道,“余依墨。”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当乐派的人已经对你起了杀心,一定不会放过你。”余依墨想到刚刚的惊险,下意识的问题。

         秦映旭想了想道,“余姑娘可知我那些灵石的从何而来?“

         余依墨摇了摇头。按理说,一个散修能有那么多灵石确实让人奇怪。

         ”我大多灵石也都是从朔析派的一个外门弟子那里得来的。“秦映旭看了一眼不解的余依墨道,“不知余姑娘可有所知。这外门弟子是派里修行弟子中最底层的,还算不上正式弟子,每年都要做满一定的任务才会发放修炼的用度。巧的是,这外门弟子的叔叔是派里的结丹长老,平日里倒不缺这些修炼用度,于是便把一些任务委托给别人去做,自己专心修炼,这一来二回,我们也就熟了。”

         “有叔叔在派里做靠山,这是一般人想也想不到的机缘,为何还只是个外门弟子?”余依墨听出其中的不对劲。

         “本来倒是可以的,但是这外门弟子资质不佳,是个五灵根的伪灵根,这结丹长老便有心让这侄儿在外门弟子中历练历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