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l id="dfvkncrzgw"><em id="BQeAHX7h2x"></em></u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8章 飞行法宝
        余依墨祥装没有看见,悠悠的转过头去。

         薛姓少年脸色一僵,翩翩一笑,也不在意。

         见无人反对,项觅也认同道,“队伍中修为最高的为队长,三日之后各队队长,同一时间在这里集合汇报情况,大家没有异议就行动吧。”

         众人闻言各自散去。

         熊大虎看了余依墨一眼,“项道友,我们去哪里?”

         “熊道友可知,那十五名朔析派弟子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回山门的路上。”

         因为余依墨的缘故,项觅选择了与熊大虎同行。

         按理说,熊大虎修为比项觅高,应该他带头才对,但他今天第一天到如鼎城,很多消息都来不及勘察,而且此队成员又如此特殊,便自动自的把队长之位让给了项觅。

         项觅也不拿捏,直接回道。

         他是看出来,这熊大虎或许修为能耐不错,但智商好像少半个,让他带队确实不放心。

         “从哪里回山门?”余依墨知道项觅是看在秦映旭的面子上才答应带着她,内心里一定讨厌透了她,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默默的跟在后面,只听不说。

         好在熊大虎不仅修为高还多嘴,项觅纵然不喜,也不至于不搭理。

         “朔析派与当乐宗有每年一次的‘挑门’约定,这帮弟子就是挑门回来之后消失的。”

         熊大虎明白的哦了一声,倒是余依墨一头雾水,“什么叫‘挑门’?”

         跟在两人后头,余依墨小心的问褚如晨。

         褚如晨眯着眼睛道,”‘挑门’就是门派之间发帖切磋,有时也是挑战。话说回来这朔析派与当乐宗可也都是奇葩,居然将‘挑门’当成一年一次的约定。“

         “既然‘挑门’是挑战,也就是说,同道的门中弟子有了摩擦,顾忌面子不好大动干戈的情况下才会友好发送的挑战贴。两个门派将‘挑门’当成约定,应该是锻炼自己弟子的方式。为了自己山门的荣誉,感受到挑战,全力以赴,又不能逾越杀人的界限,锻炼克制力。”

         余依墨天马星空的想着,嘴中不尽然的道。

         余依墨说的没错,朔析派与当乐宗之间每年一次以‘挑门’方式举行的比试,并不是真的有什么恩怨,只是两个门派锻炼自己弟子对人实战能力的一种方式。这是两个门派自己定的规律,而且已经坚持了几十年。

         因为是门派小规模比试,彼此选的都是门派中的外门弟子,或内门弟子进行切磋。

         不管是派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进行切磋,双方门派都必须派出同等修为的人参加,这是规律。

         今年朔析派赶上三年一次外门弟子的选拔测试,外门弟子中,修为好的会进入内门成为正式弟子。很多外门弟子都看上这次机会,希望先参与此次的‘挑门’增加一次实战机会。朔析派便选出其中优异者来当乐宗进行本年的‘挑门’。而这批失踪的人,也是这批被选出来‘挑门’人。

         走在前面的项觅闻言眼神闪过一丝亮光。这凡人小姑娘,悟性倒好。

         他的最初猜测就是今年朔析派与当乐派两队切磋的不愉快,当乐宗痛下了杀手,但是他没有得出相关的证据证明这一点。只是听闻朔析派险险赢了当乐宗而已。

         而且,既然比赛,自然有输赢,这是全修真界都知道的基本道理,没有人会因为这个记仇。再说,外门弟子这样的小打小闹,门派高层也不会太上心,只要别输的太丢脸就行。

         正想着忽然感觉感觉衣袖被人一拉,低头看见不知何时跟上自己的余依墨,正瞪着大眼睛抬头瞅着他。

         “待会硕主事飞的时候,别忘记带上我。”

         虽然没走多少路程,她也没觉得太累,但想自己什么都不会,待会这匆匆快步的两人飞起来,自己可是想追也追不上。

         余依墨这是未雨绸缪。

         此时的项觅听她刚才的嘀咕,心中对她多少有了些好感,道,“不会。”

         果然,没过多会。就听项觅道,“熊道友,我看不少人都留在如鼎城探听消息,要不我们去那比试场地看看会不会发现什么线索。”虽然这些散修他不过今日才见一面,但修士耳目和记忆力不是普通人能比的,项觅走了没多远就发现有不少熟悉的面孔在暗地里打探。

         熊大虎也不喜这群与大众为伍,道,“按项兄说的意思办。”

         接着余依墨就感觉自己衣领被人拎了起来,而且在被领到半空的时候,那拎着自己的力量居然一松。余依墨以为项觅这是突然改变主意要摔死她,没想到重力之下身子却落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面,睁眼一看,居然是一块……

         意识到自己已经在法宝上面的余依墨放松下来,但是她实在不知道自己屁股下面这厚厚的红红的没有规则,上面还有丝丝纹路的东西是什么玩意,不是说飞行法宝都是剑啊叶子船什么的最多么。

         “红烧肉。”褚如晨淡淡的声音。

         余依墨刚刚坐起就感觉眼前一晕,顿时仰倒。

         “熊兄,您这法宝还真是特别。”不等余依墨多问,项觅就拧着一张怪异的脸不咸不淡的道。

         熊大虎爽朗的笑道,“项兄您也别见怪,我是个粗人,不像你们使个剑啊叶啊,看起来好看。我就觉得这红烧肉看起来更有劲,就将自己的法器练成了这样。”

         项觅听完嘴角抽了抽。

         结丹修士已经能炼制自己的法宝,随心所欲的练成自己想象的样子,熊大虎喜欢吃红烧肉,自然将这飞行法宝练成了红烧肉的样子。

         说好的修士一旦筑基就辟谷不吃东西了呢。这熊大虎是个奇葩,就算吃也要吃点灵物之类好不好,吃着含有杂物的红烧肉居然还能顺利结丹,果然修真的世界不是人能想象的。

         朔析派与当乐宗之间距离不过几百公里,飞行不过一个时辰几人就到了当时两派弟子比试的地点。

         也就是当乐宗大门前的一块空地上。

         几人踏下法宝,余依墨眼看熊大虎将那块红烧肉缩小一张嘴扔了进去,不免一阵暗呕。

         “熊兄,你又拿法宝吓人了?”

         不知何时,百米之外出现一个黄色的影子。

         “薛老弟。”熊大虎看到来人是薛姓少年,嘴巴裂到耳根,迎了上去,一巴掌拍上对方的肩膀,“你怎么也来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