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l id="dfvkncrzgw"><em id="BQeAHX7h2x"></em></u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5章 推心置腹
        外门弟子因为要通过自己的劳动才能赚得一点派里的修炼用度,所以大多数人都更勤快也更刻苦。这修炼过程不仅是对人意志的考验,还是对心态的塑造。所以若是能从外门弟子中脱颖而出,往往会有很好的心态基石,这对于后续的修炼和稳固境界甚至对天道的理解和感悟来说很重要。

         “如此,倒是那结丹长老用心良苦了,只是这做任务本就是对外门弟子重要的锻炼方式之一,他将任务委与他人,岂不是辜负了这结丹长老的一片苦心?”

         “那外门弟子最近进入刚刚突破练气三层,需要稳固一下境界,但是偏巧手中有没有完成的任务。”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这外门弟子要将任务委与他人了。

         任务若是完不成,还会影响晋升为内门弟子的可能。那外门弟子虽是那结丹长老有心历练,但表面上的作为还是要说的过去。

         “那秦大哥接下来所为,可是与这外门弟子有关?”余依墨想了想道。

         “这外门弟子知我资质颇佳,曾提出要将我引荐给德蒙峰的行灼真人。”说道这里秦映旭微微垂眸,“行灼真人是派里的结丹长老。”

         朔析派共有六峰,除了顾泽峰以精英弟子为主,峰主是元婴修士以外,其他五峰的峰主都是结丹长老,其中五峰之一的德蒙峰的峰主便是行灼真人。

         余依墨眼眸微闪,忽然明白,“秦大哥是不是想直接拜入元婴长老的门下?”

         元婴期与结丹期只差了一个境界,但是实力悬殊不是天壤之别可以描述的,秦映旭是冰灵根,仅仅凭着自己的苦修就已经练气九层顶峰修为,可见其悟性也不是普通人能比的。这样好的苗子直接拜入元婴修士门下,是无需置疑的。

         若是拜入行灼真人名下,心里多少是有点不甘。

         一来,他纵然不在乎那个整日纠缠自己的胖瘦二人。但是那妖修修为在自己之上,这让秦映旭不免有些忧心。二来,也是最重要的原因,但这种极端私密的事情,他暂时还不想告知刚刚认识一天的余依墨。

         余依墨见他为难也不追问,点点头,“半年的时间还很长,还不知当乐宗的人会如何的兴风作浪,秦大哥一旦入了朔析派的门,大概那些人也就此消停了。”

         当乐宗虽然明目张胆在人家底盘抢生意,但是还不至于抢人家已经到手的生意。

         秦映旭眼中闪过一丝暗淡,顿了顿道,“余姑娘说的没错,再说就算公开选拔,我能否进入元婴真君名下也未尝可知,倒不如走这条捷径,还能提早半年修炼。”

         “不知余姑娘接下来有何打算?”

         余依墨一直沉着于秦映旭的境遇,没想到秦映旭话锋一转问到她身上。

         她想过的就是在这里等半年后的朔析派放开山门收徒,这期间参合一下朔析派失踪的外门弟子之事,捞点小功劳辅助自己顺利的进入朔析派当一名服侍那些仙人的杂役弟子。其他倒真还没想过。

         “等个半年,到时候进入朔析派当个杂役弟子,就是我的愿望了,到时候若是有缘碰上秦大哥,还希望能照拂一番。”

         两人推心置腹闲谈了一会,彼此有了一定了解,余依墨说话也随意起来。

         秦映旭点点头,“这是自然。“而后又有些不放心的道,”只是余姑娘可知道,那妖修可不是好得罪的,如果他意识到余姑娘是骗了她,可知后果会如何?”

         余依墨只感觉头顶一阵阴风飘过,当时救人心切,倒没有想到这一点。

         此时听秦映旭提及,小脸拧成一团,“应该不会吧。”

         但想如鼎城本是朔析派山脚下的小城,别说这次是碰上了五年一次的开山收徒大事,就是平日也是有来自各方的修士。修士之间因为某种原因不适合公开场合见面,也会委托一个看起来无伤大雅中间人为代劳传达。她不过是装扮成了那个中间人而已,那妖修就算找不到要找他的人,修真之人本就来无影去无踪,行事缥缈,应该不会怀疑到她身上来。

         事到现在,她也只能这么想了。

         “希望是这样,不过还是提醒余姑娘要小心。“

         说罢少年起身道,“五日之后我还会与那朔析派的外门弟子见上一面,倒是恐怕就不会在这里了。不过这几****也需要静修,不会出去。如果这些日子余姑娘有事,可以来找我。”

         余依墨点头道谢。

         正想离开,却听秦映旭又道,“明日城南的乐真堂会有人就朔析派寻人之事成立一个组织,那组织之人叫项觅,是我的朋友,余姑娘若是感兴趣,可以去看看。”

         “谢谢秦大哥,我考虑一下。”余依墨眼睛一亮,笑道。

         秦映旭点点头,余依墨转头离开。

         “一个性情孤傲意志坚定的人,会因为别人的潜在威胁而改变自己的决定么?”

         出了小院,褚如晨眯着眼睛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与余依墨讨论。

         “那你如何以为?”余依墨道。

         “那小子我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妥,但若他仅仅是因为怕那妖修会杀了他而拜入一个结丹小子手下求避险,这小子也太怂了点。”

         小眼睛中闪烁着不确定。

         余依墨认真想了想,最后无所谓的道,“秦大哥不过与我们刚认识一天,或许有些不方便告诉给我们的呢。准备一下,明日我们早点去乐真堂。”

         所谓的准备按照掌柜的指示,到对面的兑灵处,用银钱换了灵石。只是秦映旭不在,其他人在坐镇。想来这些也都摆散摊的人,巧不巧哪天谁来谁不来。

         余依墨得了灵石,好好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径直去了城南的乐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