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l id="dfvkncrzgw"><em id="BQeAHX7h2x"></em></u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4章 等待解救
        她能做的实在太少,如今连活多久都是别人说了算,眼下,倒不如锻炼锻炼。

         在石室间做几个伸展动作,“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居然连高中学的体操都记起来了,无聊产生的心静果然具有非同凡响的效果。

         “小姑娘。”一个男子的声音。

         余依墨身子半弯,手掌扬在半空,陡然固化。

         “小姑娘,你是人么?”男子的声音带着激动。

         余依墨翻了个白眼,她当然是人,将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身子直起。

         “请问哪位仙长在说话?”这声音有亲切之感,她并不怎么害怕。

         “小姑娘,是我。”忽然面前一堵光滑的墙上闪出一条缝隙,缝隙似是幕布一样被人一拉,便瞬间扩大成一个门的大小,里面走出一个男子。

         “朔析派的弟子?”余依墨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衣角上的字体虽小,但余依墨还是一眼瞥见了那颜色明显的标志。

         “小姑娘,你认识我们,你可是朔析派长老派来就我们的?”话未说完,男子眼中的惊喜就在触及余依墨眼光的时候瞬间消失。

         “小姑娘,你也我被关进来的吧。”这男子出现后,被撕裂的墙壁瞬间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他听见动静走了出来,刚才太激动,只见这次出现的不再是那个老妖婆,就以为是来救他们的人,稍微看清一些才注意到这不过是个凡人小丫头。双手垂立靠在墙边,言语之中有一丝落寞和苦涩。

         “是的,我也是被老妖婆抓来的。”余依墨尴尬的笑笑,她也希望自己神勇双全救苦救难。

         “小姑娘为何被抓进来?”男子仔细看了余依墨几息,略有不解。他们已经被抓到这里一个多月,在暗室里看到不少骇人的人类及兽骨残骸,想必那些都是被老妖婆吸取了精元的人修,或者妖兽灵兽。但是一个凡人实在没有什么营养价值。

         “我也不知道。”余依墨不是不想说因为那老老妖婆要用高级易容丹炼制新的面孔,需要自己留下来配合。因为这个易容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开始,而且她也不知道她一个凡人之躯能不能活到那一天,或者老妖婆中途改变主意。

         老妖婆为什么抓人,一个凡人小姑娘不知道也有可能。男子微微一想,便转换话题道,“小姑娘莫非知道朔析派?”他刚出现时听她这么问了一句。

         余依墨点了点头,“仙长是如何被抓进来的?”余依墨又看了看那面刚刚他出现的墙,“外面传的沸沸扬扬,说是朔析派失踪十五名仙长。”

         那男子笑笑,“屈屈一外门弟子,算不得什么仙长。小姑娘叫我朔大哥即可。”说着眼中蒙上一层阴影,道,“那十四位师弟被关在一个暗室里,十四位师弟和我都是普通的练气弟子,幸好有我身上有几枚辟谷丹,我们才勉强在没吃没喝的情况下熬过了这一个月,但是现在看,已经有几位师弟怕是不行了。”

         这外门弟子是十五名外门弟子中修为最高练气七层,同时也是年龄最长的一位,名字朔兴绣。

         余依墨眼神暗了暗,这确实不是个好消息,虽明知道他们都无可奈何,只能坐等老妖婆的裁判,还是忍不住道,“朔大哥有没有什么办法?”否则他应该不会主动现身吧。

         朔兴绣苦笑道,“如今也只是试一试,希望有机会找这老妖婆谈一谈,被放出去。”

         余依墨惊的睁大了眼睛,根本不具有对等实力的人如何谈判,莫非朔兴绣有什么能拿的出手的砝码或者条件。

         只见朔兴绣低头冥想了一会,并没有继续交谈的意思,反而是道,“这老妖婆生性毒辣,已经害死不少人命,我与十四名师弟被抓到这里已经一个多月,也幸亏了那小姐,才活到现在。小姑娘倒不妨多接触下那小姐,或许能多一丝生存的希望。”

         说到这里转身撕开刚才的墙壁,“这主仆二人近来似有其他打算,或许不会伤害你。”

         “朔大哥不是要那老妖婆争取机会的么?”在他走进那裂开的墙壁之前,余依墨快一步问道。

         “我出不了这个石门,想见那老妖婆,只能等她过来时,出来看看。至于机会,或许只是我妄想吧。”朔兴绣看了一眼紧紧关闭的石门。“我要去照顾师弟了,小姑娘保重”那墙壁光亮一闪,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余依墨走上前摸了摸那没有任何痕迹的墙壁,看不出任何不同,或许这就是仙凡的区别的,余依墨叹气的想。

         没了继续锻炼的心情,余依墨坐在石洞里敏思苦想,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那个老老妖婆,也就是那个小姐,看起来确实比老妖婆和气些,似是有些善心。她们抓自己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抓朔析派的十五名弟子,莫非她是长的丑所以孤独寂寞冷,为自己养一群后宫。

         啊呸,余依墨瞬间觉得自己脑洞大开,从刚刚朔大哥的话里听很明显不是这回事。

         一时想不清楚的事情,余依墨不准备在想。只是另一个突出出现的问题却让她不能理解。老妖婆虽然是被项觅他们引出来的,但是地点却是当乐宗的大门口,有哪个找死的妖修会大大方方的出现在人修的门口,而且还毫不遮掩的与项觅熊大虎打了一架。更让人想不通的事,老妖婆也是六阶,相当于人修金丹期的修为,这样的打斗居然没有引起当乐宗任何动静。

         不是说人和妖势不两立么。

         疑点一多,余依墨就坐不住了,走到那个被老妖婆关闭的石门前,扬了扬手,却还是收了回去。

         虽然那妖婆小姐看起来还好,但是老妖婆对她却始终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一不小心失手拍她一巴掌什么的,她也会没命。

         正疑虑间,忽然就感觉肩膀上多了一把尖利的手,那手似乎要插进她的骨头里,在她几乎要疼晕的时候,那手忽然松开了,余依墨抬头一开,老妖婆赫然站在她的面前。

         石门已开,她已被老妖婆抓到了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