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l id="dfvkncrzgw"><em id="BQeAHX7h2x"></em></u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46章 灵根曙光
        “鲁师弟,不过是新进门的弟子不懂规矩,年轻人磕磕碰碰少不了切磋,我看此事还是就此算了。”祝姓修士本来一副事不关已作壁上观的姿态,突然的出言相劝却让余依墨吃了一惊。

         “祝师叔是什么意思,秦师兄将我们伤成这样,难道只是切磋的问题。”

         “那李师侄说说是什么问题。”

         “这……当然是秦师兄看我们不顺眼。”李菁雨当然不会说她昨日到顾泽锋意图攀交余依墨,结果出言不逊两人打了起来,不幸被余依墨带的一直畜生所伤,吃了暗亏一夜无眠,导致修炼时出了差错,将原本可以很快愈合的伤口撕裂的更大。大早上拖着损伤的伤口在院子中发疯,找来严雕图为助手准备商讨对付余依墨一事,接过却提前将秦映旭引来。

         积怨已深,加上有严雕图在,李菁雨就算在朔析派不能杀余依墨,但是打断胳膊打断腿什么的简直轻而易举。可惜,可惜秦映旭居然如此护着这个臭丫头,导致严雕图一并受伤。

         祝姓修士不着痕迹的扫了秦映旭一眼,这个变异冰灵根天才有多宝贵大家都心知肚明。别说秦映旭没有看他们不顺眼,就是看他们不顺眼把他们胖揍一顿,这顿难师兄弟也没处说理去。

         没办法,谁让人家天赋好又认了胡莱真君为师傅。胡莱真君最可怕的不是修为高,而是护短。

         对于打理杂物的祝姓修士的帮偏,李菁雨只是憎恶并不多解释,她本意是希望同峰的大师叔鲁天步帮忙。只是鲁天步并不说话,倒是让她急了,“鲁师叔,这两人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还请鲁师叔作主。”

         没想这位不动声响的鲁天步居然如祝姓修士一样,并没有追究秦映旭与余依墨的意思,反是一把扯过正自得瑟的李菁雨,“两位师侄伤了这么重,怎么不去找师傅。”

         李菁雨本是气焰满满,听到这句顿时如霜打的茄子,朔析派虽然在修真界足够强大,但是不同峰之间却也充满竞争的,若是德蒙峰知道她的去找余依墨的心思,一定会被当成叛徒对待。她本觉得这种小事不要劳烦师傅,师叔就可以帮他们解决,才顺手发了爆破音符。

         但是师傅好像并无此意。

         莫非,鲁师叔知道什么?李菁雨心中有鬼,不敢正眼看鲁天步,低下头来眼神闪烁不定。

         若是师傅知道这一切,就可糟了。

         现在暗暗恨自己的莽撞了,本来练气八层的严雕图收拾一个余依墨简直是眨眼之间的事,但谁知她的身边居然跟着一个练气九层顶峰的秦映旭,相比之下胜负自然可知。她只是不甘心,才想找更为强大的救兵,却连自己那点秘密也不小心暴露了。

         “弟子与严师兄伤势太重,本想着……”

         “师傅已知你的事情,正在德蒙峰等着。”鲁天布打断李菁雨的解释,也没有替他们出头的意思。顾泽峰上的胡莱真君前些日子抢了本来准备拜入德蒙峰的修真天才秦映旭,一时愤慨到顾泽峰找胡莱真君说理,还趁他不注意用法宝偷袭,导致胡莱真君受伤。现在可以说顾泽峰与德蒙峰势不两立,行灼真人也遭到其他四峰峰主的共同讨伐。风口浪尖上,行灼真人不得不夹着尾巴做人,尽量不要与顾泽峰有什么冲突,否则又会被其他几峰看成是自己故意挑事。

         他远远看见四合院中爆破音符,猜到是本峰的弟子李菁雨又在挑事,这些日子因为四合院多了个小丫头,她就没消停过。现在大家各自搬了救兵居然私斗起来了。

         偏偏这个小丫头现在也是顾泽峰的弟子,而且暗地里知道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也调查了李菁雨前前后后对余依墨的刁难。这种小角色,实在轮不到他峰主出面,但是鲁天布却要将峰主的意思执行到。

         现在将人带回去在做惩罚是最好的选择。

         李菁雨还想说什么,严雕图却提前开口道,“师妹,不用多说了,今日是我等失算,以后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说着狠狠的剜了秦映旭余依墨二人一眼。

         严雕图在顾泽峰混了十几年,现在练气八层修为,平日与鲁天布这位行灼真人的入室弟子关系还算不错,对于他的心思也有一定的拿捏,知道他并非不想教训那两人,只是不得以。

         李菁雨早已经被鲁天步那句师傅已经知道吓的心神不定,此刻哪里敢再提教训之事,转过头来再不多言,乖乖的跟着鲁天步离开。

         祝姓修士朝秦余二人笑笑,也转身离去,目睹了斗的凶残的场面,那些躲在屋子里的少女个个不敢出门,秦映旭扫了一眼现场,亦牵起余依墨的手离开了四合院。

         回到顾泽峰,两人暂时不准备去打扰胡莱真君,胡莱真君也因为被行灼真人用法器偷袭所伤,在静修打坐。

         秦映旭伸手布了一个隔音结界。

         自上次被胡莱真君点破后,他更加强了阵法练习,现在布下的结界,就连结丹修士不注意,也不会发现倪端。

         “余师妹,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机缘?”

         余依墨周身淡淡的灵光波动,修真界从不乏机缘存在,只是什么机缘会发生在凡人身上。

         刚刚秦映旭出手替她狠狠教训了严雕图,对他也是多有信赖。虽说起诛仙潭的事她还是有点犹豫,但也不忍让违了秦映旭。

         正当她斟酌着词语时,忽听秦映旭道,“很多修士一生之中都不愿说出自己所遇的机缘,一来是保护自己,二来确实有时会情非得已。余师妹若是不便说,今日就当我没有问。”

         余依墨不好意思,她实在不该磨磨唧唧,但诛仙潭一事不可小觑,她猜想这很可能是顾泽峰的秘密,而且褚如晨能看见他纯碎是因为他是半妖的血统,从四合院回来的时候她多次注意诛仙潭的地方,居然什么都没有了。很可能设了什么遮掩之类的阵法。诛仙潭牵扯的可不是她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