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l id="dfvkncrzgw"><em id="BQeAHX7h2x"></em></u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60章 试探法术
        但修为的长进显而易见,余依墨准备先出去试试看,最后挑选一部适合自己练的功法。

         不过念头一闪她就郁闷了,她到现在自己是什么灵根都不清楚,也不知道什么功法适合她,一时懊恼,不过片刻,她便决定将适合五行功法分别拿来一试,哪个合适就练哪个。

         不对,褚若晨呢。

         自己大难不死,难道不是该他庆幸的时候么?

         余依墨转了一圈不见褚若晨的影子,再转了一圈,还是不见褚若晨的影子。

         被师傅用护法大阵封在这山洞之时,他明明是跟过来的。

         “别找了,我在这里。”

         余依墨转了七百二十度,也没有看到山洞里除了光滑的石壁有任何其他的影子。

         光滑的石壁?自己进来的山洞明明粗糙又简陋,怎么会打磨的这么光滑,地面也干干净净,仿佛被人刻意清扫过,莫非自己记错了。

         她进来的时候确实没有自信观察周围的环境,余依墨眉头皱了皱,决定有问题出去问师傅再说。便放下不想,认真的感受起那声音的来处。

         “我在你的灵戒里。”

         褚若晨道。

         余依墨惊奇之下忙检查自己的戒指,居然发现这戒指已经比之前微微光滑了点,厚重的暗黑颜色也渐渐变得通透。

         “你到里面去干什么?”余依墨凝眉不满的道。

         “不知道这灵界是不是上古宝物,里面灵气不仅充足而且生出了灵性,居然想趁着你大力引导灵气之时跑出去。”褚若晨大大方方躺在的灵戒里,懒洋洋的道。

         余依墨听的是懂非懂,大概知道是因为自己过于专心修炼,放开身心全面放开吸纳灵气,导致已经生出灵性的灵气想从戒指里跑出来。莫非是褚若晨阻止了灵气暴动,自己才会安然无恙。

         “那你可以出来么?”余依墨试探着问。

         “当然可以出去,不过这些灵气不听话,我得帮你守着“。至于灵兽袋让他太不舒服,待在灵戒里灵气充沛,说不定能助他趁早化为人形的想法倒是省去没说。还有,戒指的环境实在大好,到处都是葱绿的草木和繁花盛景,青山青水,好不惬意。简直比自己待了一千年的宫殿还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经过上次灵潭一事,余依墨对褚如晨的革命友情是百分之百的信任,闻言点头道,“那好吧。”

         灵气虽然太过精纯又被封在戒指里太久而有了灵性,不过还不具有灵智,所以褚若晨完全能控制主这些灵气。

         “小丫头,我觉得你是五灵根。”褚若晨忽然想到什么,说道。

         “嗯?”余依墨正准备抬脚走去,忽然停住。

         “刚刚这些灵气强行向外冲,所有的灵气争先恐后,若不是五灵根,怎么会吸纳所有的灵气?”

         说的好像有道理。

         虽然五灵根在修真界也不得待见,就算如此,也比没有灵根强。

         但是与她不同,她有灵戒可以源源不断的为她提供各式灵气,五灵根并不会因为驳杂而降低她吸收灵气的难度,反而变成包容性最好,什么功法都可以修炼的最好灵根。

         至于为什么测灵盘之类测试灵根的法器测不出来,暂时她也不去想了,她身上的疑点这么多,也不差这一处。

         按照师傅教的口诀打开阵法禁制,余依墨神清气爽的伸了个懒腰,可惜身子还没有站直,便被一个忽然冲上来的影子影子捏住了手臂。

         体内正舒服游走的灵气忽然被阻断通道,挤在一团顶的血脉痉挛。余依墨猛的用力抽出手臂,抬头一看,果然是下狠手不怕shi人的行灼真人。

         师傅说他这些天要去断幽林探探那些不明妖兽忽然出现的情况,这行灼真人一定是趁机来掳获她。不行,现在师傅这个靠山不在身边,万不能被行灼真人带走。

         “哼,小丫头,别妄想逃走,除非你不想见到你师傅了。”行灼真人那双如老虎钳子一样夹在她肩膀的手一松,嘿嘿笑着提醒道。余依墨警惕的揉揉肩膀,虽然明知人家是结丹修为,就算自己一步到了筑基,修为也不可同日而语,但肩膀上火燎一样的巨疼让她刚才修为提升的自信和满足摧毁了大半。

         “师傅怎么了?”等揉好了肩膀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行灼真人画风不对,余依墨心头重重一跳。

         师傅去了断幽林这么久,按理说早该回来了。

         行灼真人得意的笑道,“臭丫头,若说你不是修炼了邪门的功法,鬼都难相信你修为会增长如此之快”。行灼真人花了好大功夫才压下心中惊奇,这臭丫头不过几天不见,居然炼气七层顶峰修为修为,就是一个资质好的弟子,起码也要修炼好几年的时间。

         不过,这臭丫头身上本来就有他弄不清的秘密,他是自动请命来捉人的,且把人捉回去就好了。

         居然有人将朔析派最高修为的元婴后期的胡莱真君软禁,指名点姓要见这小丫头,还真是稀奇。这个臭丫头废材一枚,她一来居然出了这么多邪事,想想那个与她同行后就没有回来的“爱徒”,行灼真人一阵心虚,不知道这臭丫头会不会从严雕图口中听到一些不该听到的东西。

         上次未能从胡莱真君手里讨要到她,这次看看她的命会有多硬。

         想着不管余依墨什么反应,反手将她抓在自己的飞行法宝上,片刻功夫就出现在四仿殿上。

         余依墨一个月前随同十五名外门弟子回到朔析派的时候,第一次进入的也是四仿殿。四仿殿专为讨论门派大事和待客之用,现在将她带来,定是有要事。

         偷偷斜了一眼旁边胸有成竹目露得意之色的行灼真人,余依墨心头泛起嘀咕,为什么今天四仿殿上会这么多人,几乎齐聚了朔析派的高层。

         不知觉间已经到了大殿里的几人面前,大殿上有七八人,猜测是六峰长老外加掌门,但是因为都没见过,便先是像认识的掌门,柳橙真人行了一礼。

         余依墨第一次出现在四仿殿时,因为修为问题遭到白眼,柳橙真人算得上和颜悦色。余依墨此刻对他也是亲近。

         “掌门,这臭丫头带过来了,要不我现在就带着她去送给那人。”

         朔析派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发生这么大的事,几位长老已经在四仿殿等了两天两夜,但是他们大多结丹修为,胡莱真君元后修士布下的阵法根本破不了,幸好行灼真人自告奋勇去山洞前等着,这才第一时间将人带了过来。

         几位掌门见人被带到,皆是心中掠过惊疑。他们早知道胡莱真君将一个废材招到了顾泽锋,也知道这些日子胡莱真君让用阵法护她修行,但是没想到不过短短十天的时间,这丫头的修为居然从炼气二层变成了炼气七层。

         正常的天才都不在此范围内,而余依墨却是个不折不扣看不到灵根的废材,此等果然是怪事。

         事出反常必有妖。

         几位长老虽然心中掠过同样的想法,但是要事在即,而且人是胡莱真君收的,与他们而言关系并不大,不必就此多说什么,当下之急便是解救在断幽林遭绑架的胡莱真君。

         其中一个老者首先跳出来道,“那就争取时间,速去速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