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l id="dfvkncrzgw"><em id="BQeAHX7h2x"></em></u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57章 挡路黑球
        胆大的一动不动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样子不像威吓,倒像是朝圣与祈求。

         唯有小绿鱼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摇着尾巴在她面前晃来晃去。

         “我们鱼王有办法,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小绿鱼道。

         没有感受到恶意的余依墨望着高的望不到头的水面,再看看一众眼中露出希翼眼神的生物,眼睛闪了闪,点点头道,“烦劳带路。”

         这群生物看起来是湖底土著,还是那个什么涤魂鱼王,想必是这里个一级领导。若是搭上这号人物,自己出这片水域自然容易的多。

         刚刚井然有序的场面被打破,众生物欢快的游动起来。那只被小绿鱼踢到一边的老乌龟也雀跃着试图游过来。余依墨摆摆手,那老乌龟四脚一颤,游到了余依墨面前。

         余依墨坐在龟背上,由小绿鱼带路,浩浩汤汤的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周围依稀可见经过的有鱼和小虾,大概这些生物并没有什么灵性,略略的因为水纹大范围的波动绕开一些,便又自在的游去。

         余依墨一路上并没有什么想法,只是微微奇怪,为什么自己见涤魂鱼王,这背下的乌龟会如此兴奋,就连两只鳄鱼居然也游着尾巴护她左右。

         随便想着,便见面前出现一个悬浮在水中的宫殿。

         这宫殿保持与地面一尺的位置,随着水流的波动,像秋千一般在空中晃晃荡荡。

         到了殿门前,小绿鱼带路,老乌龟也一副趾高气扬的摆动四脚游了进去。两只大鳄鱼更是显得威风凛凛,摇动尾巴将其他的小型生物撞开,一行海底妖兽就这么护送着余依墨浩浩汤汤的游进大殿。

         此时余依墨已礼节性的整理了头发和衣衫,阵势这么大,这涤魂鱼王万一是个很讲究的人,她这一身破烂样子岂不是落了下风。

         刚刚在断幽林因与那飞仙玄暗鼠打斗划伤的衣衫,此刻被小心的遮掩起来。

         “小丫头,你穿什么衣服鱼王可是看不见的,而且,我觉得你不穿衣服更好,反正穿的再好,待会也会脱掉。”

         注意到余依墨这个小动作的小绿鱼摆着尾巴跟在后面提醒。

         余依墨转头看见小绿鱼盯着她,绿色的鱼头上扬着,一副傲然的姿态。

         这感觉,好像很笃定?

         余依墨慕的心头一紧,眉头深深的锁在一起,但是除了小绿鱼这句让她惊魂的话外,她还看不出其他任何危险。

         也罢,这小绿鱼从上场就是一副不屑她的样子,或许她身下有乌龟坐骑,两旁有鳄鱼护驾的阵势让她不爽,所以故意气她损她?

         这样一想,余依墨心情好了一点。

         只是,嗯,为什么通往大殿的路上突然多出一个巨大无比的黑球。

         黑球悬浮在他们要通过的主道上,随着水纹的波动黑光翻滚。余依墨不懂黑球被安放在这大道上的原因,但见两边所余还算宽阔,下意识的以为他们会绕过去前去。

         没想到身旁的一直鳄鱼尾巴一甩冲到一个黑色的圆球前,在黑球上方不着痕迹啄了一口。忽然,地面裂出一条小缝,里面悠悠的游出来八只小龟。八只小龟没有看见众生物一般,井然有序的围着黑球次序掰开,头步统一对着圆球,尾巴分别朝向八个方向。

         “你下来。”

         小绿鱼围着黑球转了一圈,忽然在老龟面前停住,对着坐在上面的余依墨明令的道。

         “怎么了?”余依墨不解。

         “让你下来你就下来。”小绿鱼不解释。

         “刚刚不是说,现在是要去见你们的鱼王?”余依墨不解。

         “你要先下来,才能见我们涤魂鱼王。”小绿鱼不耐烦的道。

         刚刚的大殿很是气势恢宏,她还以为进了大殿会有很大一段距离要走,没想到居然被这么大一只黑球挡住了去路。更重要的是,这小绿鱼居然就这么吆喝着让她下来,看样子要见他们涤魂鱼王是与这黑球有关。

         虽然这前后分明的态度有点让她不适应,但潜意识里似是没有多少危险。余依墨不与小绿鱼贫嘴,两手一展,轻飘飘的从乌龟身上飞了下来。

         看的周围妖兽一阵唏嘘,耳边杂乱声音传来,“好羡慕啊,居然会飞。”

         余依墨祥装未听见,眼光注意力落在小绿鱼身上,只见它荡着尾巴一头撞向黑球。忽然间,那黑球上晃动的黑光便静止下来,周围八只小龟随着它的样子个个撞向黑球随后整个身子便贴在了黑球上。

         小绿鱼前后游了一会,看了看余依墨,忽然翠绿的鱼嘴一张,一口绿色的气流便被喷到黑球身上。那绿气撞到黑球并未消散,反而是围着黑球不断的散开,直到把黑球整个包围,那游动的绿光才停止下来。

         余依墨紧盯着停止流动却闪动不止的绿光,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一股特别的强烈的意念,想让她拔开黑球去看看。这种意念并不来自于好奇,而是来自于本能。

         绿光闪动了一会,见整个球体渐渐呈现出透明色,绿色连同黑色一同慢慢散去,渐渐的露出黑球的内部空间来。刚刚贴着黑球的八只小龟也游开到一边,恭恭敬敬的护在周围。

         令余依墨尴尬的是,黑球内部躺着的居然是一个身上不着一丝衣衫,只用一块透明的绿纱轻掩住关键部位的男子身体。余依墨血液顿时上涌,顿时转过头去。

         “快进去。”小绿鱼不客气的挡住了她的去路。

         若不是看在这么多海生物对她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而且,这小绿鱼又用见到所谓的涤魂鱼王就可以放她出去的诱惑,她也不至于这么老老实实的就跟了过来。

         让她见的居然是一个半裸着的昏迷男子,这算怎么回事。余依墨此刻再不管小绿鱼如何威胁,拨开它就要往外回路走。

         忽然,流动的波纹静止的如同一块镜面,所有的生物都停止了呼吸,就连她身边那只巨大的鳄鱼居然也尾巴动也不动一下的看着她,准确的说是央求着她。

         小绿鱼气焰总算微微压低一些,游过来碰了碰她,“你若是救了我们涤魂鱼王,我们涤魂鱼王自然有办法放你出去。”

         余依墨这次不在傻傻的什么都不清楚就上当,但见小绿鱼态度诚恳,“涤魂鱼王这是怎么回事?”

         小绿鱼干脆尾巴也不摇了,停在她面前一副期期艾艾的神色。

         “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余依墨理所当然的摇了摇头。

         小绿鱼看她也不像撒谎的样子,“这里是薄底湖,这里所有的生物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几百年,水底灵气丰厚,很多同伴都很快修炼出灵性,甚至有同伴还从这里修成了仙。不知这个消息怎么被外界的人类知道,三十年前,薄底湖的上方被人布了吸纳水灵气的法阵,我们生活在薄底湖就是靠着这些灵气生活修炼,薄底湖水里的灵气日益枯竭,如今灵气所剩无几,很多同伴都因此停止修为变回原形,有很多甚至送了命。”怪不得刚刚那些生物见她飞一副羡慕的不行的样子。

         “后来,涤魂鱼王拿出最真爱的定灵草帮助我们锁住湖中灵气,可是湖面大阵似乎被重新调整,定灵草锁住的一点灵气也被强行吸取出去,涤魂鱼王只好以身试法,将定灵草放入丹田之中温养,和定灵草一起与阵法抗衡,争夺灵气。”

         “那我又能怎么帮你呢?”余依墨不解。听起来这跟自己好像没有关系。

         小绿鱼背上的鱼鳍动了动,似是做出抹泪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