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死神榜单
    有机构曾经做过一个极限运动死亡率统计(本书设定,非权威)。

     第一名:翼装飞行,30%。

     第二名:溯溪,21%。

     第三名:徒手攀岩,20%。

     第四名:洞潜,18%。

     第五名:滑板,17%。

     第六名,低空跳伞,15%。

     第七名,跑酷,12%。

     ……

     作为世界上最疯狂的极限运动,翼装飞行以死亡率高达30%的数据高居极限运动死神榜单之首,甚至连翼装服饰的创始人都在1998年的一次飞行中因失误而摔死——

     但……

     这丝毫阻止不了狂热爱好者们的不断拿命尝试。

     无疑,陆凯就是其中之一!

     可能有人从一些国外节目上了解到,翼装飞行就是这项运动特有运动员穿戴着拥有双翼的飞行服装和降落伞设备,从飞机、热气球、悬崖绝壁、高楼大厦等高处一跃而下,运用肢体动作来掌控滑翔方向,用身体进行无动力空中飞行的运动。

     这种一旦启动、几乎就如同断线风筝的死亡运动,只有在到达安全极限的高度时,运动员将打开降落伞平稳着落。

     由于飞行高度低,用于调整姿势和打开降落伞的时间十分短促,翼装飞行运动的危险性和难度极大,所以目前全世界只有不到600勇者敢于尝试,而且大部分人只是玩票,真正称得上是“翼装飞行员”的,恐怕全球注册的,也不过只有一百来人。

     坦白地说,这项极限运动似乎自一出现就是死神相伴而生的,就好比提前感受死亡的气息!

     要知道,几千米的高空,再加上时速几百公里的滑翔速度,除了一身翼装,没有任何保护,就是真正的神也无法保证技术不会出现失误。

     况且,云层、风力等自然条件又是瞬息万变的!即便再有经验,作为一只断线的风筝也不可能第一时间用于自保。

     不过,越是这样,就越是莫名吸引陆凯的兴趣。

     只有极限的人才追逐极限的运动!这是他一贯认同的信念!

     之前他已经花费了差不多一百万人民币参加一个国际翼装基础班的练习,从零开始反复进行一些基础训练,掌握了全部技术要领,接下来,就看这场国际比赛,能否凭借一套专业装备,在这项运动上也取得一定的成绩了。

     这是一项烧钱运动。

     圈子里曾经流传一句话,如果没有几十万美元,想要玩翼装运动,还是乖乖回家看电视去吧……

     好在之前的几项极限运动表演帮陆凯挣了不少钱。

     除了街头表演,借助马戏团等舞台等现场寻求观众支持,他最近也在尝试网络直播。

     没想到赶上网络直播时代,他的节目还挺火,一场表演下来,好的话,杂七杂八的钱算下来,除去合作者的分成,自己拿到手的居然有一两万之多。

     这,也正是陆凯能够把各种极限运动持续开展下去的经济基础……

     “嗯。上次狮笼逃生的游戏,直播间赚了差不多两万块钱,加上马戏团的分成,以及早先一些积蓄,银行卡里差不多也有三十万了,应该差不多够准备一套专业翼装,以及筹备翼装大赛期间的各项花费了……”

     陆凯大致算了一下,觉得在资金方面,参加这场天门山国际翼装飞行大事应该差不多已经够了。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他不必再直播一些什么诸如“狮笼逃生”的低端游戏,吸粉作秀。尽管它会很多普通观众觉得新奇而癫狂,并且愿意给他打赏、砸钱。

     接下来的重头戏,陆凯知道,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翼装飞行更专业的反复实战练习方面,以及亲手DIY几套自己的专属翼装装备。

     玩翼装的人都知道,一套合格而专业的翼装并不是靠花钱就能从世面上买到的,尤其在国内,玩的运动员一共根本就没几个,就就更别说有商人供应专业设备了。

     在国外,就算是不是特别重要的翼装运动员,为了能够尽量保住命参加这样的运动,往往也都有一个专业团队专门辅助他量身打造与调试各种装备。

     当然,作为一名学生,陆凯不可能也雇佣不起这样的专业团队。

     这是他的劣势,也是他最引以为豪的一点!

     试想,本来就是寻求自由、挑战天地极限的超炫运动,如果依靠别人的辅助才能完成,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诚然,陆凯更喜欢当独行侠的感觉!

     他愿意自己去学习和筹备一切。

     而且,现在信息时代如此发达,基本各种资料都会共享到网上,他相信,只要自己用心,那么就是依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调试出一两套适合自己的这项运动顶级装备,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陆凯有这个信心。

     于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陆凯开始在网络上收集翼装的各种资料。

     不光是网上的文字、图片、视频,甚至一些供应商或者材料商他也会很虔诚地打过电话去,从各种角度了解他想知道的各种信息。

     当然,他所谓的DIY并不是完全从0做起。

     那是一种愚蠢的做法!好比是现在科技已经很发达了,却偏偏还有什么农民为博眼球用农车改造,制作莱特兄弟那种飞机,并且还引以为豪。

     显然,复制历史只是作秀。

     而在现有的科技水平下,推陈出新,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不断优化和升华才是进步的表现……

     所以,陆凯的DIY计划,除了研究各种资料,就是从国外购买一些翼装,然后亲手调试、改装……

     10月17日,天门山,国内第一届世界翼装飞行大赛,到时候全世界这项运动的顶级参赛者都会齐聚于此……

     到现在至少还有将近一年时间!

     应该说,即便是一名学生,最主要的精力是学习,不过,陆凯觉得留给自己的这段时间,也是足够了。

     十几万在国外买了套翼装飞行服……

     又十多万买了套只能说性能中等的伞……

     陆凯甚至还计划趁着寒假长假,正好先去天门山比赛场地事先考察一番……

     在一切都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陆凯显然这一刻起就已经有些迫不及待,跃跃欲试了。

     然而,就在他按部就班地筹备一切,差不多该动身参加实战练习、然后检验翼装是否还可以优化的时候,在他的圈子,突然有人通过微信向他发出江湖告急令了……

     “陆凯!你小子在吗?我们现在在瑞士的阿尔卑斯山,出事了……”